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

外交手段:報導與談判

國際政治啟迪45

1.      所有的大使館都會在其駐地,進行有關國家利益與目標的情報收集。許多的情報收集是公開的,而且許多國家甚至鼓勵這種活動。因為這種不需成本的情報,會遺漏甚至會模糊重要的細節,因此國家往往會藉由暗中掌握的技術來強化(情報)

2.      日漸精密的電子手法,使得大使館與駐地國政府間的關係愈加複雜化。在1980年代,美國與前蘇聯相互在莫斯科與華盛頓,建立與尋求設立新大使館。然而美國發現在莫斯科的新大使館建築結構中,布滿了蘇聯的監視設備,導致大使館具有安全上的問題。而美國也尋求同樣的方法,以滲透在華盛頓的新蘇聯大使館。

3.      1990年代,國內企業所代表的經濟間諜行為,已成為間諜議題中一個顯著的現象。隸屬於法國的全國安全局(DGSE)就曾被指控在飛機座位、商業人士的房間以及工廠進行監聽。而高科技公司也特別成為法國、德國與日本間諜活動的目標。

4.      外交行動,我們常將其與外交人員聯想在一起的就是談判。明顯的,談判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使得雙邊或多邊國家,在具有部分共識但又存在競爭利益的議題上,來達成協議。談判的毎一方,都盡可能的接近本身所欲達到的位置,這使得外交人員的技巧,便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

5.      對一個有技巧的外交人員而言,往往會去尋求降低可接受的底線標準,並且創造出雙方所不曾存在的共識領域。例如季辛吉在1973年不斷穿梭在耶路撒冷與大馬士革之間,使各方能夠達成其最低接受的底線。

6.      季辛吉這種技巧手段,成為家喻戶曉的穿梭外交。而當卡特總統在1978年將埃及總統沙達特,與以色列總理比金,帶到大衛營,並穿梭雙方陣營使其能達成協議時,他亦完成與季辛吉同樣的成就。 (李鈞震2009.9.17摘要)

李鈞震:

1、外交情報的收集,從許多社會大眾的媒體或網路的媒體,就可以收集到許多珍貴而有價值的資訊,並不一定需要很隱密的。通常很隱密的資料,都是有關於國防武器的資訊,可是,影響一個國家強弱,往往這部分是最不重要的。

2、外交情報收集的第一重點,是有關於政治人物的生活習慣、知識水準、談話內容分析。因為,政治權貴掌握了多數的國家資源,他們的決策會改變國家的發展方向與動態。特別是政治人物說話的內容分析,這是外交官最重要的工作。

3、一個人的知識水準、修養、興趣,都可透過他的語言內容、表情與肢體語言加以「文本分析」,絕對比學歷文憑、履歷,還要精準的對一個人的了解。

4、外交情報收集的第二個重點,是他們大企業領導人的言行,以及他們的產品。通常商人是一個國家的最菁英所組成,絕大多數的商人智慧與能力,都遠遠高於政客,當然政客不知道這一點。分析大企業領導人的言行與產品品質,幾乎可以推算一個國家70%的國力。

5、    外交情報收集的第三個重點,是他們大學教授的著作,透過文本分析的技巧,就可以分析出教授的知識廣博度與深度,並且了解到他的人生觀。大學教授是一個國家最重要的知識份子來源,他也是培養國家菁英最主要的力量,大學教授的素質,決定了這個國家未來三十年的發展潛能。

6、不要被學校的知名度所影響,有名的學校教授不見得優秀。只要把台灣大學跟北京大學、普林斯敦大學教授的著作與學術論文拿來比一比,就知道這三個國家國力的差距

7、外交情報收集的第四個重點,是這個國家民主化的程度、言論自由的程度、文化多元的程度。愈民主的制度,愈重視人權的地區,真正的優秀人才,才有發揮的空間,才能夠被尊重與栽培;相反地愈不自由的地區,一定會發生愚蠢的人踐踏人才。這樣就可以清楚地估計一個國家,發展的潛能與困境。

8、外交情報收集的第五個重點,是這個國家社會的各個階層以及族群「守信用」的程度。愈守信用的社群,他的發展潛能與精神意志就愈強,他就會成為社會巨大的力量。如果政客非常不守信用,而中產階級非常守信用,那這個國家遲早會由中產階級來掌權;如果這個國家上下都不守信用,只要不發生戰爭,這就必定是一個貧弱、落伍、野蠻的國家。

9、外交情報收集的第六個重點,是分析這個國家除了政府組織以外,有多少社會組織?包括中小企業、宗教團體、公益團體、藝術團體等等。不重視社會組織的國家,他的國民意志不容易凝聚,思想也不會多元,缺乏領導統御與團隊合作的智能,因此,一定是一個積弱不振的國家,並且它也缺乏社會救助的體系,容易發生暴亂。

10、外交情報收集的第七個重點,是要能夠鑑賞這個國家有多少世界一流的藝術文化人才。因為所有的人才,都是經過教育承傳,文化根基與天賦所訓練出來的;藝術文化人才,都有過人的細膩理性思考與表達能力。如果國際級藝術人才占人口的比例高,那麼,這個國家的文化一定深厚,國力就不容小覷。

11、外交情報收集的第八個重點,是收集全世界的新聞媒體,包括重要的雜誌、報紙。例如台灣要了解南韓,一定要透過南韓的重要報章、雜誌,分析他們的經濟、武器、政治、商品、流行文化等等,來分析韓國媒體主管的智能與價值觀;也還要收集紐約時報、時代雜誌、泰晤士報、倫敦郵報等等,他們媒體主管對韓國的分析。

12、因為,新聞媒體不但是社會的意見領袖,也負責社會教育的功能,所以媒體主管的智能,當然影響一個國家的國民素質與國力。而世界各國的媒體對該國的分析,也可以幫助打破我們個人的主觀或偏見。

13、能夠清楚分析以上八種重要情報的外交官,才有能力分析一個國家的各種優缺點,也才有能力分析自己國家的各種優缺點,他才有起碼的溝通能力,為二個國家尋找平衡點,尋找出共同合作的基礎

參考資料:俄前KGB間諜 入主英標準晚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