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7日 星期二

馬總統,你怎麼還有心思忙選舉?

獨裁者啟迪38

【摘要11.17.2009自由】馬英九現在是沒有資格再出來開承諾、下保證的。他的六(經濟成長率)三(平均國民所得)三(失業率)大選口號現在安在哉?開放中國客旅台將帶來每年六百億元商機及四萬名就業機會的泡泡,已經確定是為騙票

政見白皮書上白紙黑字寫著,將與各國洽簽FTA,到現在無一兌現,卻瞞著國會與美國密簽牛內臟、絞肉進口,國民健康與國家利益為之蕩然;甚至昨天上午金管會在立法院隻字未提,下午就與中國偷偷摸摸換文,這種白賊政客、吹牛政權,還有什麼臉皮向人民要票?

馬英九不斷告訴台灣公民,當前的對中與對美關係都處在前所未有的良好狀態,但擺在大家眼前的事實是,在新加坡APEC場外舉行的氣候變遷會議,包括美中在內的十九國領袖全席與會,唯獨台灣的領袖代表被排除在外,甚至美國參加的「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將由亞洲四國擴大為八國,台灣依舊因為中國因素與之無緣。

這些血淋淋的國際空間宰殺,從未因馬英九自我感覺的兩岸氣氛緩和而改善,馬英九特使連戰,居然一派雲淡風清,以這是聯合國議題視為理所當然,只顧著與胡錦濤大搞黨對黨國共對話、對台促統,全未見他與區域各國政要達成任何雙邊努力與突破。隨之抵達中國訪問的歐巴瑪,至今未提台灣關係法,請問馬政府治下的中國關係、美國關係究竟好在哪裡?

做為一個國家領導人,身處千頭萬緒、龐雜險惡的國政困難中,即使無法立即撥雲見日否極泰來,至少必須讓人民信服其具備運籌帷幄、掌握全局的視野。但是,自接了黨主席後,他甚至把總統責任丟在腦後,把大部分的精力耗損在舟車勞頓的輔選上。馬英九竟分不清國際戰略與地方版圖的輕重緩急,這豈不是一個目光如豆、對外無招的真正行動鎖國者?

 

馬愛史豔文 不喜江湖味 【楊舒媚/中國時報2009.11.17摘要】馬英九總統曾表示,他欣賞黃俊雄布袋戲裡的「史豔文」。史豔文武功高強,是布袋戲裡既忠且義、鎮妖降魔的主角。「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布袋戲源自雲林,表示史豔文「出身」於此。只是,馬英九喜歡史豔文,卻未必認同雲林的政治江湖。

馬英九親口對國民黨雲林縣長候選人吳威志說,這次選舉,「絕對不能走傳統的派系政治路線。」馬英九原想以總統大選時直接接觸選民的「馬式打法」,超越派系、進而解決派系。不料,時移勢轉,因執政成績不佳,當前已不具壓制派系聲望。

上周日台灣省商業會在雲林舉辦大會,國民黨祕書長詹春柏、立法院長王金平、張派領導人、前縣長張榮味都親自出席。饒富深意的是,吳威志曝光時間僅短短十秒、掌聲零零落落,身為東道主的張榮味致詞時,還連提都沒提吳威志一次。馬親自「拜託」出來選的人,在雲林江湖幾乎要變成名不見經傳的「陌生人」。

馬英九想統領江湖,可很有意思的,張榮味子弟兵林啟滄,卻已堂而皇之進入了馬英九執意重選的新中常會。人家經過正當選舉取得席次,馬總不能要求再選一次。馬英九餘威不備,派系卻餘威猶存。解決江湖事,從來就不能只靠聲名正面對決,何況江湖人都已學會迂迴轉進、匍匐前進。

張派端出走「味」咖啡 馬難嚥 【楊舒媚、林如昕/中國時報2009.11.17摘要】古坑咖啡是雲林新興特產,但雲林遠較咖啡更耐人尋味的,是饒負盛名的地方派系1999年張榮味於補選當選縣長後,號令雲林十餘年。可是面對年底縣市長選舉,張榮味說,「我是局外人,別問我。」張派選擇退出,缺了張榮味這一味,雲林選舉會是什麼滋味?

親近張榮味人士指出,張榮味和馬英九,沒有特別好、也沒有特別不好,但張派確實感受到,「新的領導者,對派系有不同的看法。」親近張榮味人士認為,馬英九對「派系」二字可能著了「文字相」,覺得派系是黑金、是賄選,當馬對派系似乎不是那麼友善時,張派也不必正面迎戰。

雲林以外的台灣,沒太多人認識吳威志。頂多聽說他是國民黨提名的雲林縣長候選人,還有,馬英九挺他,「拜託」他出來選縣長。但是目前全台各地選情來看,現在還有誰敢挺馬英九?吳威志聲稱是「馬英九路線的忠實追隨者」。原來,吳威志深信,馬英九一定會為他帶來行政資源上的奧援,所以,儘管吳威志自己也承認「馬英九在雲林的民調不高」!」

吳威志說,馬英九有交代,不要打傳統派系戰,可常常在講完馬英九的交代後,又要數出其背後有他舅舅、前監委黃鎮岳能動員的水利系統;張碩文系統;張榮味女兒張嘉郡系統;許派、林派……。吳威志所講的,有哪一個不是雲林傳統派系?

吳威志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思維,還表現在對選舉主軸的掌握。從國父孫中山先生講到雲林選舉,強調這次雲林將決戰在「民族主義」。令人納悶的,假如決戰在「民族主義」,民進黨再喊「愛台灣」豈不就贏?吳威志如此不是又把他最敬愛的馬總統,拖回最不想沾惹的統獨議題?

 

馬家軍 言行不一【摘要11.17.2009聯合報╱楊湘鈞】馬總統主政後,在政壇吹起一片節約風,除了各界拿放大鏡檢視各級首長公務配車,就連立法院副院長曾永權配了四千六百CC、價值兩百八十多萬元座車,也被馬英九電話「關切」,不得不換車。

吳育昇每年花75萬元,一簽三年,租用三百多萬元名車;但租名車和買名車,對公職人員而言,最大的差別就是租車不用財產申報,這才是真正的巧門。翻開公職財產申報資料,表面上,吳育昇名下登記的確實是符合馬總統標準的小車,但吳育昇平常代步、帶美女上汽車旅館時,真正「享受」到的卻是三百多萬元的昂貴高檔車。

政治獻金法規範,選舉結餘款必須在四年內用完,吳育昇一租三年,消化選舉結餘款意味濃厚。這種表裡不一,豈是「一切合法」兩字所能彌補?予人「假清高」、「沽名釣譽」之譏。吳育昇,必須要給支持者一個交代。

多行不義必自斃【林欣誼、戎華儀/中國時報2009.11.13摘要】馬英九總統昨日出席台灣商務印書館、國家文化總會出版的新版《古籍今註今譯》發表會,忍不住憶起幼時,母在燈下教他讀古文的往事。他回憶小學二年級時,啟蒙的第一課就是《左傳》的〈鄭伯克段於鄢〉,其中鄭莊公所言:「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一直是他作為自惕的警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