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7日 星期二

兩岸金融MOU 早上演戲晚上簽約

ECFA啟迪19

〔摘要11.17.2009王孟倫、邱燕玲、陳曉宜/自由〕金管會主委陳冲,昨天上午還正經八百地在立法院財委會和經委會,專案報告兩岸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MOU),大談簽署時間、頭銜名稱等問題;晚上卻緊急召開記者會,宣布用「互遞方式」,已與中國完成MOU簽署!並將在兩個月內生效。

對金管會上午「演戲」、晚上簽約,綠委痛批金管會「欺瞞國會」、「打了朝野立委一大巴掌」!馬政府完全無視人民、無視國會,美牛如此、MOU如此,以後ECFA也將是如此,國民黨政府遲早把台灣主權賣了。

民進黨立委潘孟安痛批,一直到昨天下午,國會都在討論簽署MOU的各種問題,金管會還答不完全,晚上就偷偷摸摸像小偷一樣簽了,這種政府完全無視人民惶恐、漠視國會監督,民進黨應關閉朝野協商,進行長期焦土戰,國民黨已讓國會喪失監督能力,應該解散。

國民黨立委羅淑蕾也質疑,陳冲昨在財委會說報告程序完成後就會簽,那到底是昨天簽的還是之前就已簽好了?她要求金管會說清楚。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指出,由於中國不承認我國或任何主權象徵的中央機關,未來我國官員勢必無法赴中國執行金檢,她抨擊「馬政府只是一味急著想簽MOU,卻沒有顧及金融風險管理問題」。

對MOU閃電完成簽署,陳冲說明過程表示,台灣與中國雙方均派專人遞送MOU正本,在昨天下午四點多到機場,雙方約定好晚間六點同時簽署。外界關切的MOU簽署頭銜名稱問題,則是各自退讓,均沒有使用法定機關名稱;我方是用「台灣方面金融監督管理機構代表」,對方為「大陸方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代表」等,避開敏感爭議字眼;陳冲強調,「這符合對等原則」。

在金融三項MOU簽署後,對金融市場有何影響?陳冲表示,MOU生效後,我國七家在中國設有辦事處的銀行,可申請升格為「分行」,但仍無法承作人民幣業務;中國QDII(合格境內投資機構)也將可在MOU生效後投資台股。

銀行局官員則指出,國際上常見的跨境監理方式,主要有合併報表監理、指派檢查人員辦理檢查委託地主國金融監理機關檢查等;無論哪種方式,金管會仍可以掌握國內金融業在中國的營運狀況。

小辭典/兩岸MOU金融監理備忘錄

MOU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的英文縮寫,中文意思為「瞭解備忘錄」、簡稱「備忘錄」。台灣與中國簽署的金融監理MOU,包括銀行業、證券期貨業、保險業等共三項。

根據新版「巴塞爾資本協定」精神,MOU應該包括五大內容,分別為「共同監理」、「資訊交換」、「資訊保密」、「事後連繫與互訪」、「危機處理」。這次兩岸簽署的金融MOU,即涵蓋這五大內容。

根據金管會統計,台灣之前已經和34個國家和地區共簽署了39件金融MOU。在效力上,雖然MOU不具完整法律性格,層級也比協議低,但這是兩國往來簽訂的契約,依照慣例,仍有實際拘束之作用。(記者王孟倫)

 

〔摘要11.17.2009王孟倫/自由〕簽署MOU是為了台灣金融業進軍中國,但學者專家提醒,未來兩岸金融業開放後,將面臨三大風險危機,第一、我國銀行資金大舉西進而嚴重失血

第二、台資銀行若在中國經營出現問題,風險將傳回台灣釀成金融風暴

第三、中國銀行大舉進入台灣,將掌控我國金融市場與經濟主權。

台灣智庫董事長陳博志說,本來國與國簽MOU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馬政府在過去這段時間,「卻是把簽MOU當做炒股票的工具」,令人憤怒。政府和媒體宣稱,簽署MOU後,中國QDII(合格境內投資機構)可大舉投資台股,但中國QDII對外投資有上限門檻,未來最多也只有三百億元新台幣

陳博志強調,中國QDII可以投資金額,還不到外資的1%,簽署MOU卻可以被說成是台股一大利多,居心究竟何在?「這不是謊言,是什麼?」簽署MOU後,接下來就是兩岸金融正式相互開放,這對台灣來說,可能帶來什麼樣的風險與危機?

首先是資金流失問題,前國策顧問黃天麟指出,和過去台商西進一樣,當台資銀行去中國設分行後,當然就會產生資金外流效應,「不僅無助於台灣金融業在地發展,對我國經濟更是一大衝擊」。

根據前金管會主委施俊吉的研究,如果國內有十四家銀行登陸中國、每家設五個分行,須匯往中國一百四十億元人民幣,相當於七百億元新台幣的營運資金,勢必使國內金融市場資金大失血。

其次是台資銀行在中國經營風險,將延燒回台灣。陳博志表示,馬政府對台資銀行登陸不設防、沒有防禦機制,連「分行」也可在中國設點,萬一中國發生擠兌風波,問題將直接衝擊到台灣的母行。

台北大學經濟系教授王塗發也指出,馬政府無視於中國金融產業是具有高度風險的市場,不斷宣揚登陸中國市場有多大商機;但問題是,中國銀行的逾放比如此嚴重,台資銀行要獲利並不簡單。尤其,中國本地銀行出現呆帳,中國政府還會願意進場協助,但換成台資銀行,中國會幫我們賠嗎?

第三項衝擊是,台灣金融業想登陸,中國更摩拳擦掌、準備大軍壓境台灣;陳博志說,兩岸金融業的規模相差非常懸殊,光是中國的中國銀行總資產,都比台灣所有銀行加起來大、分行更遍佈中國各地;可以預見,中國銀行登台後,會把我國金融機構原有的業務搶光光。

黃天麟則提醒,中國並非自由經濟市場,其主要銀行也都是政府掌控;未來若開放中國銀行登台,不僅威脅到我國金融業發展,中國銀行還可透過參股併購我國銀行、逐步掌握與操控金融市場,使得台灣經濟主權喪失!

李鈞震:

1.      一個國家的貨幣,代表國家的信用,貨幣的價值愈高,代表國家的信用度愈高。國家的信用度,如何來建立?

2.      1)國民的生活品質;(2)國民的知識素質與守信用程度;(3)自由、法治、人權的程度。(4)學術、文化與創新的力量。這四點就是國家信用度的基本來源。

3.      一個國家的貨幣,一定要反應出國家真正的信用度。貨幣的價值,有可能被高估,也可能被低估。一個國家的貨幣如果被高估太多,就一定會形成經濟泡沫,財政崩潰的風險就非常地高。

4.      一個人不管如何會做表面功夫,最後個人的信用度,一定會呈現出自己真實的狀態;同樣地,貨幣也是一樣,貨幣的價值最後一定會呈現一個國家真實的經濟狀態。

5.      貧富差距擴大,房屋土地股市不正常地飆漲,都顯現出貨幣價值吹牛的狀況,這就預告了一場經濟風暴即將來臨。

6.      一個國家的財經政策到底對不對?那就要看政策的結果是不是像貓纜或內捷那樣,表面上有成果,實際上卻是個爛攤子,不斷地在腐蝕國家的信用度。

7.      國民黨MOU以及ECFA政策當然有問題,但是學者的工作不止在於指出有問題,而是要想好「如何收拾爛攤子」。真正的交通運輸專家,不在於指出內湖捷運的問題,而在於收拾爛攤子的功夫。

8.      假設台灣簽了ECFA導致1貧富差距擴大,2失業率超過7%,3污染、食品衛生失控。那應該怎麼辦?得拿出具體的解決方案,這是負責任的政黨應該做好的功課。

9.      台北市的貓纜與內湖捷運,已經確定是個豆腐渣工程,下一任的市長候選人有沒有200%的把握,可以解決這個豆腐渣工程?拿不出辦法的人就不應該出來選舉。

參考資料:中國政經不穩 MOU是災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