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5日 星期日

兩德統一路仍長

二岸評論64

【摘要11.15.2009聯合報╱程嘉文】1982年,25歲的安妮被東德秘密警察逮捕。她最不能忍受的是,剛會說話的兩歲兒子,居然在房間裡跑來跑去,開心地對著每一個秘密警察說「你好」。自己還得哄兒子:「乖,外公外婆會來接你,媽媽很快就回來……

作家伍茲在學生時期,就因為寫文章批評政府而被捕,繫獄期間有一個好朋友每天晚上都來家裏陪媽媽說話,幫她度過難熬的時光。但直到東德解體,秘密警察檔案曝光,伍茲才知道,朋友根本是領了秘密警察的車馬費,每天來觀察媽媽的言行。

龍應台基金會的「思沙龍」,昨天與德國在台協會合作,以「柏林圍牆倒下廿周年」為題,播放以當年政治犯為題的紀錄片《心中的秘密》,並邀請前東德人權鬥士約恩‧莫特斯演講「柏林圍牆:另一邊的聲音」,數百位觀眾參加。莫特斯指出,20年前兩德統一時,當時許多東德民眾最大的心願就是「給我西德馬克」,認為馬上就可享有跟西德一樣的物質生活水平。

現在回顧當時情況,當時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雖然宣布併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但聯邦共和國的基本法,還是西德時代的規格,沒有對併入東德作出足夠的因應。而東部的民眾對於自由、民主的價值,體會的程度也還不夠高。他強調,兩德統一「不是20年前就完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至於對過去東德政府與秘密警察的司法追究,雖然大部分的檔案已經公開,不過最後真正因此下獄的被告,一共只有6個人。莫特斯強調,在司法重建方面,東德比起其他東歐國家還是幸運得多,可以直接從西德「進口」法官,其他國家的法官往往都是原本統治結構的一部份,要推動司法改革非常困難

 

對歷史曲線該有敬畏【王文進 中國時報2009.11.15摘要】中共戰略與管理研究會會長鄭必堅先生在「兩岸一甲子」研討會的演講中,試圖提出三大保證來消解世人對中共崛起疑慮:1不走近代西方殖民「掠奪主義」、2不走當年德、日「軍國主義」、3不走前蘇聯「霸權主義」。

表面上看來,中國對世界史的災難癥結,似乎有較寬闊的史觀與警惕,但唯獨對台灣與大陸近六十年的曲折起伏,仍然只站在大陸一邊的詮釋觀點。中共的史觀當然對公元1950年未能一舉解決台灣問題而感到挫折。但若能從中華民族大歷史的發展來看,若無台灣與香港國際經驗,與各項資源挹注,如何得以催化改革的火種與奧援?

凡研究中國三千年歷史的學者都知道,中國歷史上分裂與統一的年代幾乎各居其半(分裂時期約1300年,統一時期約1700年),整部中國歷史本來就是統一與分裂的循環更迭。若各項條件尚未成熟,而倉卒統一,則必然帶來更大的災難與動亂。當公元184年黃巾之亂,導致漢代帝國崩毀而揭起三國百年爭霸之史。

當時司馬氏雖然乘機入蜀平吳,但歷史證明西晉本身,並未真正消融當時北方留下的歷史難題,就在公元280年倉卒統一,熟悉歷史的人都知道:西晉統一不到十年隨即爆發「八王之亂」,旋又導致五胡亂華,使統一的王朝不到四十年,於公元317年再度分裂三百年。

可見如沒有通過真正經濟、文化、社會的融合,即使號稱「天下一統」也只是「假象的統一」。當著名文學家左思,一方面在顧盼自雄地寫下洛陽紙貴的《三都賦》,誇示北方如何如何時,西晉帝國卻已再度危機四伏,崩解在即。

所以從諸多歷史教訓中,我們必須對歷史曲折的發展,具有史家的審慎與敬畏。六十年的分裂,對兩岸政黨的「政權」而言,或許有些難堪與挫折,但對兩岸人民的福祉與能量的激盪蓄積,其實是正面的。正因兩岸的人民各自以其滄桑命運去探觸摸索中華民族的未來。

雙方的經驗都是極其珍貴的,當今我們對大陸最感憂慮者:是在經濟改革過程中,一邊享受西方資本主義的果實,一邊又無法擺脫百年前中國由屈辱所帶來以民粹主義為底色對西方的激烈反應,而將台灣衝擊歷史困境的生命力,解釋成與西方假想敵糾結在一起的歷史包袱。

若不能放棄百年前的陰影與心理障礙,中國將無法心平氣和地成為一個氣度恢弘、重新崛起的大國,也無法公平對待兩岸一甲子的苦難迸濺出來的資產。(作者為東華大學中文系教授)

李鈞震:

1、中國歷史上分裂與統一的年代幾乎各居其半(分裂時期約1300年,統一時期約1700年),這個觀點是錯的。周朝八百年,真正大一統有多久?實際上的分裂時期更長,大一統的表相下,實際上多是軍閥割據時期。

2、討論整體中國人的前途,不討論新加坡、越南、蒙古是非常奇怪的。新加坡多是中國人,不納入統一議題,非常奇怪;越南、蒙古過去長期是中國的附庸國,也都是中國人,不納入統一議題,非常奇怪。

3、現在是全球化的時代,歐盟都已經整合成功,討論中國人的前途,不把南北韓、日本、一起納入統一議題,非常奇怪。就像古代的中原,一定不包含長江流域一樣,時空環境已經改變,討論中國人的前途,不把南北韓、日本、一起納入統一議題,非常奇怪,心術不正

4、國家,是由人民所組成,國家機器的主權不是很重要。依據《孟子》的理論,只要福建省的人權、環保、法治、經濟、文化水準遠高過台灣,台灣一定一大批又一大批的移民,移入中國福建,擋也擋不住。根本不需要討論什麼政治統一,浪費時間。

5、現在討論二岸統一,好像幼稚園小朋友在私訂終身,只是笑話一場。台灣的政府官員知識水準很差,沒有行政效率,《六法全書》不符合《世界人權宣言》的地方非常多,自己都沒有辦法管好自己,怎麼可能治國?甚至平天下?

6、中國政府,只要實踐《世界人權宣言》的能力,人權、環保、法治、經濟、文化水準超過台灣的政府台灣、越南、蒙古與新加坡人,一定一大批又一大批的移民,移入中國,擋也擋不住。根本不需要討論什麼統一議題,浪費時間;也不會有新疆、西藏問題。

7、鄭必堅先生,根本沒有能力一個縣,實踐《世界人權宣言》,也沒有能力讓自己在家裡實踐《世界人權宣言》。自己都沒有辦法管好自己,怎麼可能齊家、治國、平天下?鄭必堅先生,是反孟子文化的人吧?

8、1不走近代西方殖民「掠奪主義」、2不走當年德、日「軍國主義」、3不走前蘇聯「霸權主義」。這三點一點點重要性也沒有,真正重要的是實踐《世界人權宣言》的能力,中國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官員做得到,台灣的國民黨政府也沒有一個人做得到,當然,吹牛很會。所以都相當的幼稚。

9、李鈞震在家族裡100%有能力實踐《世界人權宣言》、《孟子》,所有認識的親友都不敢否認。

參考資料:

孟子啟迪28 君子創業垂統

孟子啟迪39 出類拔萃

孟子啟迪25 若大旱之望雲霓

明儒學案啟迪51劉宗周

金剛經啟迪31 福智無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