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8日 星期日

二次黨外運動:在地公民運動

最近的「美國牛肉事件」,引起全國民眾群情激憤。消基會等公民團體發起公投連署,要求馬政府與美國重啟談判,這一個多星期以來已經在全國各地引發熱烈回響。當政府的錯誤政策,嚴重危害到人民的生命財產,人民不再沉默,進而採取行動逼迫政府面對處理,這就是公民意識覺醒的「在地公民運動」。韓國公民已經為我們做了最佳示範。

如果,你錯過了轟轟烈烈的黨外運動,這一次,你千萬不要錯過。因為,二次黨外運動已經悄然來臨了。七年代至八年代,前仆後繼的在地政治菁英結合人民力量,為打倒國民黨獨裁統治、爭取民主自由而拋頭顱、灑熱血,最終催生了台灣的民主政治。這是第一波黨外運動。

台灣的民主發展至今近二十年,體質仍相當脆弱,導致無能又傲慢的馬政權可以罔顧民意和國會監督,接二連三的錯誤政策,正強烈動搖國本、危及人民的生命財產。在這種社會氛圍下,第二波的黨外運動正薈萃雲集、應運而生。這波運動稱之為「在地公民運動」。這股運動浪潮正伴隨著台灣人民公民意識的覺醒,在全國各地蠢蠢欲動。

不久前,九月二十七日在澎湖舉行的博弈公投,反賭聯盟以「小蝦米打敗大鯨魚」大獲全勝,更是「在地公民運動」的最佳典範。一位在地老師林長興、一位檢察官吳巡龍、一位正在服兵役的年輕人顏江龍,三位靈魂人物結合在地公民和外界聲援團體,以六個月的時間展開地毯式的宣傳遊說工作,打了非常漂亮的勝仗。

林長興說:「我們用文宣夾報、網路串聯、發簡訊、電子看板、布條、旗子、宣傳車廣播、廟口廣播、摩托車廣播、上電台、挨家挨戶發文宣、接受雜誌電視台專訪、邀請反賭人士發聲、參加公聽會、舉辦守護澎湖晚會、遊行、苦行、靜坐、宗教祈福等等,利用募集的有限經費做最有效的運用,讓中央、縣府與民間知道澎湖反賭場的力量不容忽視。」

這群小蝦米的在地公民,以驚人的意志和戰鬥力,對抗由馬政府的龐大行政資源、大財團和媒體結合而成的大鯨魚。澎湖人以「在地公民運動」贏得公投勝仗,為台灣的民主政治寫下一頁輝煌的歷史。這樣的公民運動模式,將會在全國各地逐漸蔓延開來,進一步推動台灣民主的深化。

公民,是國家的主體,也是社會的免疫系統。唯有一個又一個「絕不妥協」的公民站出來、動起來,才可能讓國家機器免於被官僚體系和國家領導人誤用,造成免疫系統破壞殆盡,民主有機體壞死,國家進入極權專制的寒冬。

在地公民運動,正在改寫台灣的歷史。在印度,一位寡婦為了抵制可口可樂裝罐廠,盜用灌溉用水,汙染了無數農民的家園,挺身結合在地公民展開對抗,後來這股對抗浪潮蔓延整個印度,最後催生了世界最大的非政府組織。

全球最大的「兒童幫助兒童」公益組織創辦人基爾博格(Gaig Kielburger),他在十二歲時得知一名童工被殘殺,驚嚇之餘立即採取行動,帶著另外十一名同齡小孩成立「拯救小孩」(Free the Children)志工組織,幫助處於貧窮無助、被剝削的兒童捍衛自身權益,並深入全球五十餘國訪談無數政教和企業領袖,以及流浪街頭的孤老棄兒。十年下來他所領導的青少年志工,改變了全球一百多萬兒童的命運。他力行的行動哲學是「從我到我們」(Me to We),三度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

這也是公民行動改變歷史的典範。再舉一例。1989年九月四日傍晚五點,幾十名東德人聚集在萊比錫的尼古拉教堂,展開反對東德共產黨的示威活動,他們稱之為「週一示威行動」(Monday Demonstration)。隔週週一人數暴增數倍,他們喊出的口號是「開放的國家、自由的人民」,深深打動東德公民的心。到了十月九日晚上,聚集人數達七萬人;隔週十月十六日變成十二萬人;十月二十三日激增至三十二萬人。最後終於在十一月九日,正式推倒舉世聞名的「柏林圍牆」。

隔年一月十五日,上千名東柏林的公民不顧攔阻衝進國家安全部,阻止特務銷毀秘密檔案,東德政府從此失去最後的權力中樞,加速共產政權的瓦解。所謂的「週一示威行動」也成為各國仿效的公民運動典範。一頁又一頁令人振奮的各國公民運動,究竟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

永不妥協的公民,是國家和社會的免疫系統,是健康的細胞。當這些健康細胞不斷展現勇氣和精神,不斷地說話、遊行、抵抗和創造;當這些細胞持續發出強烈的訊息:我要活下去,台灣必須活下去!我們國家的免疫系統就已經啟動了。

只有採取積極的公民行動,才有可能扭轉危機、改變歷史。最底層的人民站出來的時候到了,在地公民運動蓬勃發展的時候到了。只有在地公民積極動起來,願意站出來爭取社會正義和公民權利,捍衛自己的生存權、捍衛民主價值、捍衛家園和國家,我們的民主也才有再進步的可能。(作者為社會運動工作者)【摘要11.8.2009自由◎王美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