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5日 星期三

MOU簽署的民主與法治制度問題

違憲叛國71

【顏厥安、徐斯儉 中國時報2009.11.25摘要】以障眼法迅速完成簽訂的兩岸金融監理合作瞭解備忘錄,引起朝野與輿論的許多質疑批評。但是簽訂MOU存在著許多在民主監督、法治制度,與金融風險等方面的嚴重問題。

兩岸間的金融事務,不能單純地視為國際金融交流事務。畢竟中國所有金融機構皆為國營,且必須聽命於執政的共產黨。而中國對台灣有公開而明確的主權領土主張,與實際之武力威脅。此等主張之強固性,亦可見於不久前指標性人物來台參與學術研討會的發言。

未來來台的中國金融機構都不能排除,帶有某程度的政治工具性質,這是台灣任何執政黨,都不能視而不見而疏於防範的政治風險。馬政府迄今的發言與施政,不但往往將中國對台的金融或其他投資,僅施予與其他第三國同樣的一般規範,顯現了過低的風險警覺;尤有甚者,政府對兩岸協商事務各種規避社會和國會監督的舉措,實際上是實施了比我國與其他國家協議更低的民主監督標準

兩岸關係縱有高度特殊性,亦萬不能逸脫憲政架構的基本規範與要求。透過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的立法委託,國會已經為兩岸關係創設了最基礎的法律架構《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也就是俗稱的兩岸關係條例。因此憲法已經明確要求,兩岸交流應在兩岸關係條例的架構下推展,這不但是憲法規範位階最高性的作用,更是法治國原則當然之理。任何超越此範圍之外的兩岸公權力運作,都因此有違憲之疑。

就法律層次而言,本次MOU的簽署出現了許多特殊狀況:一、不是由傳統的「兩會」(海基會、海協會)所簽署;二、簽署的文件並非過去所使用的「協議」;三、MOU所涉及的實體內容,超越了「兩岸關係條例」之授權範圍。

兩岸關係條例第三十六條僅規範了台灣地區金融業者,赴大陸設點或與之來往,完全沒提到大陸金融機構來台灣。另外有人宣稱MOU不具備法律拘束力。但是如果真的如此,為何官方又一再強調六十天後「生效」呢?唯有要對外要發生「客觀」拘束力的文件,才有此類定期生效的問題。如果真的是此等低位階的瞭解備忘錄,又為何至今仍不能公開其內容呢?

其實即使是歷來透過兩會簽署的各種「協議」,其法治定位也充滿爭議。以這兩年迅速簽訂的九個協議來看,其內容已經廣泛涉及釋字三二九號界定條約所提到的實質標準「國家重要事項或人民之權利義務,且具有法律上效力者」,其中的海運協議甚至已明確觸及憲法第十九條之租稅法律保留原則。因此兩岸協議視同條約應送立法院審議,恐怕已是無可迴避的憲法義務。

如果協議的法規範定位如此,那號稱由「金融合作協議」授權而來的MOU,又該如何界定呢? 目前行政權似乎傾向於以無拘束力、低位階、行政保留、資訊不公開等方式,一方面規避國會民主監督,另一方面卻又想透過事實上的行政權力來創造各種「規矩」,間接強迫大家接受

因為兩岸交流所需之規範密度,不論在規範名稱、簽署方式程序、規範位階、事前預告、國會審議、授權範圍、是否刊載公報、司法審查等各方面,都已遠超出目前兩岸關係條例的架構能量,該條例及兩岸協議當中許多含混籠統的授權與自動生效的規定,也都面臨違憲、違法的質疑。為了兩岸交流在特殊當中的正常,一定要儘速釐清前述各種法治相關問題,並大幅調整修改兩岸關係條例以及其他相關法律。

台灣最珍貴的公共價值就是民主、法治與人權,如果兩岸的來往刻意以「資訊不公開與祕密進行」的方式,迴避法治的規範與國會的監督,不但是對民主與法治兩項價值的蔑視,長期而言,一定會發生各種多樣侵害人權的事件與政策,徒然引起政府、民間與兩岸更多的懷疑、衝突與緊張,反而有害於兩岸的和解,如此的兩岸關係是絕不可能行穩致遠的。 (顏厥安為台大法律系教授;徐斯儉為中研院政治所籌備處助研究員;兩人皆為「守護民主平台」執委)

 

政府決策 絕不可黑箱作業【摘要11.25.2009成令方 蘋果】備受關注的兩岸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MOU)於1116日完成簽署,當日上午立法院原本安排金管會主委與經濟部長,應分別到立院的財政委員會及經濟委員會就MOU簽訂事宜向國會報告。然而,據媒體報導當日下午三點吳揆已核定公文,下午四點半兩岸互派專人搭機遞送定稿之文本,並於傍晚六點完成簽署。該約定60天後開始生效。

由於MOU內容不公開、資訊不透明、國會監督不到位、法治程序不完備等多項問題,我們不得不對此一跳過國會「實質」監督的決策過程,表達我們的憂慮。很多立委對MOU簽訂後的影響還不很清楚,我們人民更是一頭霧水,有一種被蒙在鼓裡的憤怒與失望

原來一年前大選選出來的馬政府與在朝的行政「公僕」,居然完全不與當家作主的人民交換意見,加上最近一連串的政策重要決定,例如進口美國牛肉,都是用這樣「先斬後奏」的方式,根本不把我們人民放在眼裡

吳揆1029日在談到未來與中國大陸簽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表示應該在三個前提下,才能簽約。這三個前提分別是「國家需要」、「民意支持」、「國會監督」,他認為三者齊備才會簽署,且與立法院充分溝通後才協商,簽訂後也需立院通過。

雖然MOU ECFA性質不同,但是MOU是「頭」,ECFA是「身」,「頭過,身就過」。上個月的發言,選民記憶猶新,才過了三個星期,吳揆就患了失憶症,完全忘記自己對政策決策的民主程序的承諾,「民意支持」與「國會監督」成了無意義的辭語,但是選民記性很好,還記得吳揆的承諾。

人民擔心的是:「資金將大量移入中國?台灣會遭掏空嗎?台灣會有中國銀行進入?資金大行情正式啟動後,物價房價股價就要起飛?今後兩岸證券、保險業,會發生什麼改變?」(引自公視「有話好說」2009/11/17)這些都只是杞人憂天無謂的擔心?做為公僕的政府,為什麼看不到人民的恐慌與憂慮?

我們需要在重大政策決定前給一些時間與空間,由政府主動公開資訊,聆聽民眾各方的意見與爭辯,學會理解選民的需求。兩岸關係的緊張情緒固然需要藉由民主程序的理性溝通,其實每一項重大決議也都應該如此。例如,立法院因美國牛肉的進口爭議造成國會癱瘓,這也是因為之前的牛肉政策的決定,沒有經過民主程序的討論,沒有獲得「民意支持」,才導致反對黨在立院的強烈抗議。

過去二十多年來,台灣的「民主」一直習慣以對立撕裂、毫無對話、互不信任的方式進行,其實受損的是全體人民的福祉。我們強力要求馬政府認同「民主價值」,要求吳揆做到自己承諾的政治責任,不要健忘說謊 【作者為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守護台灣民主平台執行委員、女學會會員】

 

【摘要11.25.2009中央社】中國「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爆發至今已逾1,官方昨天處決了2名主要嫌犯,但是受害孩童的家長說,事情過去了那麼久,他們不但未獲賠償,孩子們的結石症狀也沒有治癒

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採訪時,受害孩童家長、河南農民胡二軍說,去年到現在都沒有獲得賠償。

【摘要11.24.2009中央社】近年來大陸不少省、區、市在北京設立臨時勸返上訪民眾場所,據報導,這類場所被訪民稱為「黑監獄」,他們曾在內遭毆打、限制自由。令人關注的是,上訪人員的吃、住、行以及相關抓人、看守、遣送等作業,已形成規模龐大、畸形的「灰色產業鏈」。

「瞭望」新聞周刊報導,一些市、縣駐京「接訪人員」管理和工作疏鬆、粗暴,違規看管「上訪人員」,導致訪民合法權益受到侵害。進京接訪人員最多時超過1萬人,平時每個省駐京接訪人員有數十人。1次重大會議召開前,東部沿海某省進京接訪人員超過1000人,接訪車輛300多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