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6日 星期六

熱比婭也有她的言論自由

社會正義78

【摘要9.26.2009孫瑞穗 蘋果】近來因高雄電影節前,播出疆獨精神領袖熱比婭的紀錄片,引發了各方爭議。抹黑又抹獨的言論甚囂塵上,傳說「阿共仔」那邊撂狠話說放這部電影就代表「疆獨、藏獨、台獨,三獨合一」。有這麼嚴重嗎?

這種「言論審查」聽起來真熟悉,不就是我們在社會運動最高峰的8090街頭天天上演的戲碼嗎?它讓我回憶起某天黃昏,有一群大學生想爭取言論自由和身體自主權,自行剪接了一部A片到台大校門口放映,當時保守的官僚果然堅持以「審稿內容有礙風化」為名強硬阻止影片放映。

我還記得那部片叫:《仲夏夜之夢遺》。由於說教意味太濃,內容實在「乏善可陳」,根本忘了到底演過什麼,卻清楚記得放映前學生們在廣場上的重要宣示:「大學是我們學習、思想、對話與創作的空間,我們必須尊重創作者的自主權,我們有權利自由發表與播放所有『經合法拍攝與註冊』的任何一種出版物及影像作品。這是我們的思想與言論自由!」

對啊,這不就是我們解嚴後,歷經民主化與社會運動,所奮鬥爭取來的「基本公民權」嗎?!而清楚標明弱勢關懷的各式「影展」,尤其是紀錄片作品,正是延續同樣的精神,來進一步深化公民權的文化實踐。像是女性影展、人權影展、原民影展、鐵馬影展等,都是藉由影像的大眾性質,來形成「公民論壇」,以深化公共議題的策略。

《熱比婭》在台灣放映,應該就是我們熟悉不過的具公民權實踐意涵的影展行動罷了。尤其是長期以來被「污名化了的『獨』的思想和論述」。事實上,獨立,有多種形式。台灣確實是高度自主獨立的準國家狀態,具備「民主國家」的一切制度設計,卻得不到國際社會認可。這種被刻意封鎖和矮化的國際困境,確實應該開放公民來參與討論。

其次,主動了解「疆獨」和「藏獨」的少數民族處境,如何與「崛起的大中國」進行政治協商,爭取他們想要的公共生活形式,根本只是一般民主國家該有的濟弱扶傾的國際道義罷了。真正開放討論後,你可能會發現台灣公民的意見,早已超越昔日的「統vs.獨」對立了。

民間新選擇,很可能不過就是希望繼續維持解嚴後,台灣社會自主爭取來的,有普世意義的「民主生活方式」而已。

戰後的兩岸關係,一直被困在各自都想完成民族國家的僵局裡。然而,當今全球資本主義,已經轉型跨界發展,昔日民族國家的疆界正在式微重組,這正是關於「21世紀『民族國家』及其『主權』該以何種形式存在?」以及「我們需要何種政治生活才能面對全球化挑戰?」等議題,最該被公開重新討論的歷史時刻。

兩個政府的風聲鶴唳,是過度反應了。該著力去說服的反而是,解嚴後台灣這種高度自主和民主的文明,不見得與當代中國對立。台灣爭取民主和建立公民社會的實驗,說不定正是「全球華人的現代政治典範」。對中國或少數族群的政治生活想像,有間接或直接的啟示。

影展,所揭開的公共討論是一種公民學習,可藉此告訴執政者,當人民自主選擇他們所需的民主生活,某種程度地獨立和積極自治,不但不會造成分離和混亂,而且正是促進21世紀東亞新文明的最佳途徑。不管支持還是否定,熱比婭的政治演說,不過就是為公民討論開個頭罷了。更別提,熱比婭在民主台灣,當然且絕對擁有她一切的思想與言論自由

參考資料:婉拒熱比婭訪台

打手 戲子 王祿子仙【摘要9.26.2009蘋果 陳茂雄】扁案、嗆馬、高鐵、熱比婭紀錄片等一連串話題,讓談話性電視節目及名嘴發了一筆小財。奇妙的是各電視台的立場壁壘分明,嗆馬的不打扁,打扁的不嗆馬,事實上馬總統與陳前總統都不是上帝,也不是魔鬼,他們各有缺點,但也有優點,然而談話性電視節目只看到一面,另一面則刻意隱藏起來

正常國家走極端的人,少之又少,電視節目必須講究公信力,可是台灣的談話性電視節目,完全失去公正性。有的談話性電視節目,從開始就有鮮明的政治立場,他們的表現並不像媒體,倒像政黨的宣傳機構,完全缺乏公信力。名嘴扮演特定政治立場的打手。這些打手,只靠同色彩的觀眾吃飯,對社會並沒有影響力,不只敵對色彩的觀眾不會收看其節目,連中性民眾都不會接受。

台灣也出現不少名嘴改變立場,這些人是因某些因素而改變政治立場,但也有例外,有的人改變角色只為了通告費,他們的目標只是賺錢,將談話性節目當作一場戲,自己扮演戲子的角色,哪一個電視台可以給優厚的通告費,他就配合該節目的演出。演曹操就像曹操,演劉備就像劉備。

以前鄉下常出現賣藥集團,因為他們兼表演節目,所以吸引不少民眾。那些賣藥集團能言善道,讓聽眾覺得自己有病,而且很樂意掏出錢來買藥,在他們心目中那些賣藥集團是專家,一般人稱那些賣藥者為「王祿仔仙」。「王祿仔仙」會誤導民眾的常識。

「王祿仔仙」也曾說剛畢業的醫師,到大醫院上班是為了建立顧客群,這些名嘴竟然不清楚,醫學院剛畢業的醫師,就算通過國考也沒有能力看病,他們需要到大醫院找「師傅」以「師徒制」的方式訓練看病的能力。打手與戲子的嘴臉,有時會惹人厭,他們已失去公信力,所以對社會影響不大。反而「王祿仔仙」有能力誤導民眾的觀點,容易重創社會。 中山大學電機系教授】

 

司法程序應公平【摘要2009.09.26中央社】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A. Cohen)今天在華府表示,前總統陳水扁涉嫌在任內貪污洗錢,而且金額驚人,應該受到法律制裁,但司法程序必須公平,才能令人心服。

孔傑榮今天應邀出席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在華府舉辦的「邁向台灣真相與和解」研討會。他是在被問到對陳水扁昨天被判延長羈押三個月的看法時,作了以上表示。孔傑榮從記者口中獲悉陳水扁被延押三個月時,露出驚訝表示。

孔傑榮說,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他的學生呂秀蓮當選副總統,他非常高興。他倒不是高興那一黨贏或那一黨輸,而是高興台灣民主的勝利,台灣終於真正走上兩黨政治。

他強調,在整個審判過程中,司法程序必須公平。陳水扁現在依法可以上訴,法院應該在陳水扁提出絕不逃亡的嚴格保證條件下,解除羈押,讓他能有充份時間和環境,為自己的辯護作好準備工作

孔傑榮表示,台灣 可以以其他任何理由,拒絕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入境,但不能拿恐怖主義做為理由。指控熱比婭是恐怖份子,或與恐怖組織有關,是「很荒謬的」。因為如果這是問題,最先感受到恐怖威脅的應該是美國,因為她就住在華盛頓

孔傑榮表示,他對美國政府不讓台灣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及國防部長到華府,感到很不高興;同樣,他也對台灣政府不讓熱比婭入境,感到不高興。他瞭解馬英九政府目前的處境,民進黨不斷丟難題給他。他希望台灣政府妥適解決熱比婭問題,不要傷害到台灣民主形象。最好能夠讓她前往訪問,如果最後決定不發簽證,也要給個適當理由。

孔傑榮也呼籲中國,不要對台灣壓迫得太厲害,因為壓力越大,副作用就越大。被問到對他的學生馬英九擔任總統以來的看法,孔傑榮說,馬總統要應付美國,要應付中國,還要應付不斷給他出難題的民進黨,現在還要應付百年難見的天災,相當辛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