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吳敦義應和盤托出 香港門

黨國變色龍152

【摘要9.15.2009蘋論】行政院長吳敦義的神秘香港行,選在最敏感的時刻,做出最敏感的事,若不向人民誠實交代,會演變成大的政治風波。馬、吳千萬要警惕,這件「香港門」絕不可掉以輕心,以為敷衍一下就沒事了。為什麼敏感?

因為吳敦義在確定接閣揆的5日當天,即秘密訪港,當天來回,所為何事?為什麼嚴重?因為事關台灣主權和尊嚴,以及以後的兩岸關係走向。如果吳是去向中國官方代表報備,取得對方背書,那麼台灣與港澳有何不同?

更詭異的是,吳見面的對象之一是香港下屆特首熱門人選梁振英。是透過梁向北京取得同意嗎?台灣總統任命閣揆需要北京拍板點頭嗎?啟人疑竇還不光是時間的巧合和神秘兮兮,還有各方說法上的矛盾10日當天,吳說他去香港主要是考察防範土石流的相關資料。可是幕僚卻說,吳及夫人偕新婚兒子媳婦去港,「主要是家人相聚」,順便了解防範土石流的方法。

11日,吳說有人邀他赴港會見土石流專家,參觀預警做法。同一天,馬總統說事前知情,他還建議吳去參訪香港的土木工程拓展署。疑點一,為什麼選見熱門特首人選?梁振英是土石流專家嗎?疑點二,若「主要」是考察土石流,或如幕僚所說,「主要」是家人相聚,那「次要」的是什麼?

疑點三,吳所說的,和幕僚所說的,有差距,顯然忘了套好招,到底是參訪土石流?還是家人相聚?還是一天內都辦到了?

疑點四,吳說「有人」邀他去,是誰?馬卻說是馬建議吳去的,到底誰說的對?

五,香港防範土石流很厲害嗎?

我們不喜歡陰謀論,但首長若能事事透明誠實,民眾自然不會疑心生暗鬼。在接任閣揆前神秘訪港,又露出五大疑點,三頭六面又兜不攏嘴,怎叫人不合理懷疑?民主國家的政府首長們不可以「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須知首長們動見觀瞻,一言一行都被當作政治指標看待,絕不可神神秘秘,鬼鬼祟祟,以免瓜田李下之疑。

吳才剛上任,就給人不誠實而行動詭異的印象,將來如何政通人和?我們萬般不願相信吳是去向北京報備的,寧相信他去找鐵算盤董慕節算命,或帶家人去血拼慶祝,也好過請示北京。但吳必須誠實以對,否則將來被拆穿恐怕又是一陣倒閣潮,台灣人民還要不要過日子啊?

【摘要9.15.2009蘋果 吳若權】劈腿3個多月了,泰新熬不過良心譴責,趁著育珮質疑的時候,乾脆承認了自己在網路上結識凱苓,而且已經發生過幾次性關係。他提出折衷辦法,希望育珮能接受凱苓,至少3個人先做朋友,可以一起出去旅行。

此時穩操勝算的凱苓,竟完全否決了自己繼續做第三者的可能性。她憑著運氣贏得了一切,還要趕盡殺絕,要求泰新不得再和已經變成「前女友」的育珮有任何的牽連,明白指出:「你只能有我這個女朋友;不可以有第二個女朋友!」當「乞丐趕走廟公」的典故,真實地在育珮的感情世界上演,她才體會到這樣的現實,有多殘忍。

 

視林宅和陳文成謀殺案報告【摘要9.15.2009 J. Bruce Jacobs蘋果】當馬政府宣布將重新調查19801981年間兩起尚未破案的謀殺案時,許多人期待可以發現一些新線索。1980228日,時任台灣省省議員的林義雄人在獄中,其母親和兩名雙胞胎女兒被人殺害

另一起謀殺案發生在198173日,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的台灣教授陳文成,遭謀殺身亡,他遇害前,曾遭警備總部審訊,引起台灣各界關切。這些謀殺案發生在前總統蔣經國宣布解嚴後的數年之間19791210日高雄美麗島事件後的大規模逮捕,在解嚴之後戲劇性地停止。

馬政府要求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陳聰明)統籌兩案的調查。檢察總長今年313日召集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警方、調查局、鑑識專家和調查單位,展開新調查。不幸的是,最近公布的50頁報告毫無新發現。照中文說法,50頁的報告全是「空話」。報告中提到的眾多人名中,頻頻可見筆者的名字。

這份報告披露,林義雄的電話被長期監聽,所有通話都被記錄。報告也提到許多這類的通話(見報告第11頁)。但是報告並未提到我在228日當天中午左右與林的雙胞胎女兒的通話,可能就在她們被殺之前的數分鐘

報告反而老調重談:「林義雄的鄰居指認他(家博)在事發當天中午,曾兩度前往林的住所……因此,家博成為特別調查小組鎖定的頭號嫌犯。但是家博否認他當天中午去過林家按門鈴。此外,警方已經搜查家博的家,並未發現任何證據。家博涉案的假設無法成立,他已在19805月離台。」(見第8~9頁)

報告也沒提到我離台的那天,曾被檢察官辦公室傳訊,再被審訊一次。當時我獲准詢問那名所謂的目擊者,一個只會說客家話、顯然未受過教育的50多歲婦人 當然,檢察部門知道這並無法構成讓我公開出庭的案子,所以經過三個多月的「警方保護」後,將我放了,允許我回家。報告對這些隻字未提,儘管這一定有紀錄,就像我打給雙胞胎的電話也有紀錄。

報告的第1314頁也提到我在國際學舍的住處有血跡,我就住在林家的對街。報告中還提到,無論是從醫院,或是我前姻親那裡,警方顯然在許多地方都無法查到我的血型。根據報告,他們在找O型的人。當時我不知道他們在查我的血型,但若是他們問我,我會願意告訴他們我是B型陽性。

1980228日晚上在仁愛醫院,當我得知阿姨(林的母親)和雙胞胎被謀殺,很多人說是情報單位殺了林家人。我回說:「不可能,他們不可能這麼蠢。」

當時陳文成案江南案尚未發生。直到多名美國探員的完整調查出爐,我們才知道台灣情治單位介入19841015日的江南案

即使到今天,我們也可以看出當時台灣是如此輕忽證據。在景美軍法看守所中,有一間特別為軍情局局長汪希苓打造的舒適牢房,甚至還有一間額外的戶外活動室,供他與女友們約會。汪是涉入江南案最深的官員之一。2007年,許多台灣前政治菁英還參加汪的80歲壽宴。

1980年,我曾認為可能是一名中國特務潛入台灣,殺了林的家人,造成社會動盪;抑或是一個瘋子受到媒體煽動,挑起對高雄美麗島人士的仇恨,殺死阿姨和雙胞胎女孩。但是現在,我相信為了正確解讀當時的紀錄,許多情治單位留下的檔案,都必須重新全面檢視。唯有如此,台灣才可以展開真正的「真相與和解」歷程,療癒過去的傷口。

【澳洲蒙納士大學亞洲語言與研究講座教授暨台灣研究室主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