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權力─經濟、科技與領土、軍事

國際政治啟迪42

1.      國民生產毛額,可能是對現在權力最佳的單一測量指標,因為國家可以相當容易的將經濟能力,轉換成軍事實力

2.      1940年美國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德國與美國的軍需品生產約為六比一。當經濟為了戰爭而動員時,美國軍需品的生產量,隨即在三年之中增加了六倍。今天當日本決定如此做之後,很少人會質疑,日本是否與美國一樣,有能力以相當驚人的速度,將經濟轉換成軍事生產。

3.      軍事實力,也與人口經濟規模一樣難以測量。軍事花費通常是一個指標。美國與俄羅斯的軍事花費,合計超過了世界的一半以上。然而,在過度相信軍事花費數量之前,必須考慮軍事超級強權之間的兩個問題。

4.      第一、美國雖然不會將其他項目放入其軍事預算中,但這些項目可以相當合理的被視為軍事支出(例如退伍軍人的補貼,與政府貸款的利息,大部分都是產生於戰爭時期),而蘇聯長期以來卻故意將其大部分的軍事預算,隱藏在其他支出分類中

5.      第二、美國擁有自願與相當高薪的軍隊,相較之下,俄羅斯使用的是低薪的徵兵。考慮一下這些技術的不精確,以及他們所處高度政治化的環境,這些將無可避免的產生關於真實數目的激烈辯論。 (李鈞震2009.9.14摘要)

李鈞震:

1、人跟人之間彼此的競爭,是難以避免的;國家跟國家之間的競爭,也始終不會停止。

2、從長遠的歷史來看,武力造成的影響往往非常地短暫,而深厚的文化才是長久歷史競爭的關鍵。

3、許多人以效忠政治上的領袖,來實現他的人生志向;但是效忠宗教上的領袖,有時候他所影響的時間與領土可能更大;從長遠的歷史來看,效忠學術上的大師的這一群人,他們對人類的影響力,以及他們的領土可能更大。

4、伊斯蘭教的領土,就比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還要大;孔子的信徒所占有的領土,也比任何一個亞洲國家還要大;相信「學術與科技」的信徒,應該是這個時代最大的王國。

5、軍事力量的擴張,也代表了軍費的消耗,它是極為恐怖的一種「蝗蟲」。以中國為例,近四十年來,幾乎沒有發生重大的戰爭,每年軍事上的投資,都無法轉換為經濟力量或文化力量,因此都是一種極為浪費的投資,不符合經濟效益。

6、透過美國的九一一事件,就可以知道要重創一個國家,根本不需要多少花費,九一一的重創不僅是幾棟建築物的成本,還有國家尊嚴、股市崩跌、金融菁英等極為重大的損失,而賓拉登只花了十幾個人的人力,經濟效益非常地高。

7、如果現實上,沒有敵人侵略的威脅,一個國家應該盡量減輕軍事支出,把經費用來做為文化教育的投資,增加國家的智慧財產,這對世界與自己都是更有貢獻。

8、未來三十年內,人類一定逐漸減輕對石油的依賴,增加對於核能發電的依賴,因此,全世界各主要工業國家,都必然會發展核能發電,也就是一顆顆暴露在外的核子彈,向敵人招手,趕快來攻擊吧!

9、工業大國必須減少敵人,對所有弱勢的國家伸出援手,公平正義地給予弱勢國家教育上的支援,這樣世界才會有和平。不然,一個核能電廠的爆炸,等於一顆核子彈的爆炸,而任何一個國家都承受不起這種後果。

10、工業大國也不是不願意幫助弱勢的國家,而是心有餘力不足,主因是工業大國本身社會結構也非常地殘破不堪,貧富差距非常地大,國民的知識水準差距也非常地大。所以,要增加國防的力量,更直接就是改善國民的平均知識水準

11、把武力的競爭,轉為文化的競爭與合作,是未來最好的國防力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