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與檢察官談刑法

黨國變色龍155

【摘要9.18.2009中時】李慶安因為見獵心喜,只憑著「證人」不精確的指控,就對前衛生署長凃醒哲窮追猛打,結果讓自己的公信力毀於一旦。只因為一件舔耳案,李慶安的政治生命就已去掉大半,這大概是她始料未及之事。

更令人感慨的是,李慶安在雙重國籍案中一錯再錯,從頭到尾都硬拗,結果不僅把剩餘的政治形象全都敗光,最後更讓自己吃上官司,退出政壇之後,還得面對司法審判,心存僥倖的易碎過程,足以讓所有政治人物引以為戒。

李慶安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司法系統竟然對她與吳淑珍有截然不同的標準吳淑珍非公務員,照樣以貪汙罪判刑;李慶安當了那麼久公職,居然只涉詐欺而沒有涉及貪汙,這種雙重標準著實讓外界吃驚,李慶安再不服,也可以私下偷笑了。

 

【摘要9.18.2009自由◎ 劉曜華、陳萬得】看著李慶安起訴畫面,回想多年來她在台北市議會與立法院咄咄逼人的問政風格,對應到今年初因為她的謊言所造就的台北市立委補選風波,不禁令人生氣。身為納稅人的我們,為什麼要「被強迫買單」花費上千萬元的台北市立委補選活動?

更令人生氣的是,檢察官的起訴書中,被認定從來沒有具備公職人員身分,而只被輕輕地以詐欺罪起訴。提名她的執政黨,事後不但沒有任何反省,還照樣提名、照樣當選。將此案例對照於蔡守訓法官咄咄逼人的阿扁「可能逃亡、必須羈押」說法,如果美國人李慶安在未來期間逃離台灣,多年來她已領取上億元的薪資補貼,不但可能追訴無門,因為她的過失而導致的台北市立委補選支出,也將變成台灣人的呆帳 (作者為台灣中社秘書長、社長)

 

【摘要9.18.2009自由◎ 張葆源】李慶安雙重國籍案延擱多時。對此,起訴理由認定李的公務員身分自始無效,從而僅依刑法偽造文書、詐欺罪嫌起訴。弔詭的是,不論偽造文書或詐欺,最高本刑都在七年或五年以下,若依貪污治罪條例,則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北檢鋪陳的法理是否堅若磐石?應受公評

刑法所稱「公務員」,係指「依法令服務於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以及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李慶安固然隱匿雙重國籍之事實,惟其就任公職並行使職權,亦屬事實,其提案、表決、質詢等行為均已發生法律上之效果。

對此,吾人可藉判例對「業務」的解釋進行理解,最高法院對於密醫意圖以不具醫師身分迴避較重判決指出,刑法上所謂業務,係以事實上執行業務者為標準,執行此項業務,縱令欠缺形式上之條件,仍無礙於業務之性質。從而判定密醫雖無醫師資格,然既以此為業,誤為注射致死,仍應成立業務過失致死罪(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八二六號刑事判決)。

再舉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二十九年滬上字第十三號判旨謂公務員,為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錄事經派令收受保管財物等職務者,因職務而發生犯罪行為,即應以公務員論。三十一年上字第一七三三號判決亦指出,辦理社會公益事務以辦理公務論,是辦理公益事務之人,應視同公務員。

綜觀上開二例,足見公務員身分之認定,除應依法定要件進行判斷外,復應審酌行使職務之實際行為,斷非機械性的適用法律,甚至為被告想方設法,迴避適用刑度較重的法律。  (作者曾任國家安全會議研究員)

【摘要9.17.2009中央社 陳淑芬 苗栗】苗栗縣建設處長葉志航,在副局長任內涉嫌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違法核准業者申請土石方資源堆置場,苗栗地方法院今天以無證據證明違法,而判決無罪。

 

李鈞震:

1、李慶安、陳水扁、葉志航都還未經過三審定讞,依據刑事訴訟法之規定,應該無罪推定,目前都屬於無罪。到第三審前,都有可能翻牌,社會大眾現在不宜疑論斷。

2、但是依據台北地方法院長期的生活習慣,應該確實的踐踏嫌疑人的人權,給予長期羈押、押人取供、未審先判、洩漏偵查內容給媒體。

3、可是,依據台灣的幾十年的司法慣例,還要堅持男女不平等,南北不平等,政黨不平等,等三原則。李慶安應該可以公開逃亡美國。

4、業務過失致死,當然是犯法,之前媒體公審寶來證券的白文正、搞軌案李雙全以及高捷的陳敏賢,造成他們自殺或病死,這當然屬於業務過失。檢察官沒有主動起訴各大媒體的新聞主管,因為使用媒體公器,而形成社會壓力而置人於死的行為。

5、而檢察官怠忽職守,也應該被監察院追究。或許檢察官本來想主動起訴,但是被王清峰擋下來。

6、檢察官沒有起訴各大媒體主管的業務過失致人於死,顯然監察院院長王建煊也默許這種行為繼續下去。又或許王建煊沒有默許,他只是沒有知識水準,不知道要去調查這件事情。或許王建煊也很清楚媒體主管那樣做不對,可是他的教會牧師教他,不要管這種事。

7、媒體公審而殺人,這種事情屢見不鮮,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各大學的新聞學教授們默許,或是根本就支持這種行為。例如,彭文正教授曾經擔任TVBS的顧問,但是TVBS最喜歡公審他的政敵,2100曾經公審白文正,這一定是彭文正教育的成果。

8、媒體不應該報假新聞,媒體報導都應該仔細查證,但是,李慶安是個假貨十幾年了,媒體都沒有查證,還經常讓她上電視,顯然媒體主管不夠專業;也許有些主管早就知道李慶安是個假貨,故意包庇,這一點NCC委員就應該主動調查清楚。

9、什麼叫媒體專業?媒體採訪的內容,一定要符合專業知識。如果採訪土石流,除了現場報導災民狀況以外,一定要請教土木工程專家的發言。新聞工作者自己捫心自問,你們採訪李慶安發言的時候,對李慶安發言的內容,有沒有檢查是不是符合《憲法》或《世界人權宣言》?如果你們不知道這個程序、步驟,你們當然就不專業!

10、新聞媒體,應該追查李慶安十幾年來從政所有的法案,符不符合《憲法》或《世界人權宣言》的內容?如果媒體沒有做這個工作,就是瀆職,也屬於業務過失,因為媒體的工作是代替百姓監督權貴

11、電視台的媒體主管,有權力決定什麼新聞可以播,什麼新聞不要播,TVBS、東森,就刻意不討論李慶安的薪水,要不要還給國家?故意漏掉這條新聞,這樣的行為符不符合《憲法》或《世界人權宣言》?可是為什麼他們都刻意選擇不斷的報吳淑珍官司的問題?

12、媒體主要的工作是監督權貴,陳水扁家族現在還算權貴嗎?階下囚的人應該算弱勢者吧!如果連這一點都無法分辨,那就是新聞不專業

13、朱立倫、陳冲、江丙坤是現任的權貴,他們的資產超過扁家非常多,有貪腐的嫌疑,媒體為什麼不追蹤?為什麼不監督這種權貴?很有可能是媒體主管,收了國民黨黨產的好處。

14、孫道存,現在當然還算權貴,但是媒體報導孫道存都虎頭蛇尾、不認真、沒有追究到底,顯然非常不專業,是不是媒體主管收了孫道存的好處?

15、事實上,孫道存並沒有宣布破產過,他還A了社會大眾二百億元,貪腐勝過扁家十倍,但是,媒體追蹤的熱度並沒有是扁案的十倍,顯然不符合比例原則,失去公平正義,再度驗證媒體主管不專業

16、NCC委員眼睜睜看著媒體主管沒有新聞專業,沒有確實地監督、糾正媒體,顯然吃飽了沒事幹,這就是一種貪腐。監察院沒有認真監督NCC不認真,顯然監察院也是一種貪腐。公務人員領薪水不做事,就是貪腐;公務人員不貪錢,卻貪權力,當然也是貪腐

17、監察院跟檢察官,既看不懂《世界人權宣言》,也看不懂新聞學教科書,所以根本沒有能力監督NCC與媒體主管。能力不足,又貪愛權力,當然就是貪腐。

18、馬英九,任用劉兆玄,用不到兩年就證明能力不行,顯然,馬英九也證明自己沒有「用人為才」的能力,沒有能力又想擴大權力當黨主席,就是貪戀權力,當然也是一種

19、任何的貪欲,都會變成貪腐。馬團隊沒有行政效率,就是明證,蘇俊賓一定不敢否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