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把陳菊當試金石

江春男啟迪43

【摘要9.18.2009江春男 蘋果】高雄市長陳菊,最近突然聲名大噪,不只世運辦得成功,而且集台獨、藏獨、疆獨於一身,許多人對她窮追猛打。其實,以她穩健務實的個性,這個三獨教主的頭銜,實在浪得虛名。

國台辦放話,要台灣消除達賴訪台不利影響,不希望高雄電影節放映熱比婭紀錄片。高雄陸客過門不入,飯店住房率剩三成,業者請陳菊別搞政治,好像這一切都是陳菊惹出來的禍。

其實,達賴訪台並非陳菊主動,熱比婭紀錄片,她事先一無所悉,但時機巧合,中共把帳算在她頭上,在媒體敲鑼打鼓下,坐實她三獨罪名。其實,北京對此事來龍去脈頗有掌握,但把她當箭靶,可收一石多鳥的政治效果。

陸客大幅減少,主要與鬼月、水災和新流感有關,硬把它賴在達賴身上,可以製造政治效應。而熱比婭紀錄片什麼內容、是否放映,均在未定之天,在中共虛聲恫嚇之下,台灣就已發生以商圍政的效用,北京把陳菊當試金石,通過這個試驗,以後台灣更要事事先看北京臉色才行。

上周末,德國法蘭克福舉辦座談會,邀請中國異議作家戴晴具嶺上台,中國官員集體退席抗議,在德國文化圈造成轟動。更有趣的是,書展主持人不顧中共強力抗議,堅持邀請熱比婭和達賴特使格桑堅贊,參加10月舉辦的書展,台灣出版界每年都積極參加這個活動。

到時候,台灣如取消熱比婭紀錄片,卻跑到法蘭克福書展熱烈歡迎熱比婭,北京不要面子,台灣也臉上無光,兩岸一起丟臉丟到國際上。

李鈞震:

1、台灣的民主運動人士,好像愈來愈少,但是從來沒有人會認為馬英九、吳敦義、朱立倫是民主鬥士。倒是有不少人認為江春男是。

2、中國以商逼政的手段越來越露骨,觀光客故意不去高雄,就是明證;而馬政府竟然默不作聲,顯然,中國打壓台灣民主發展,是經過馬英九默許的

3、德國文化水準高,是因為近50年堅持民主、維護人權,德國的民主鬥士愈來越多,造就德國的文化水準,柏林愛樂、汽車工業,都是明證。台灣如果在文化上要超越日本、德國,就要生產民主運動人士。

【摘要9.18.2009自由社論】中國並非只用達賴喇嘛、熱比婭為藉口來干預台灣的內政。存有「台灣經濟倚賴中國不是壞事」心態的馬政府,中國自會在主權方面向馬政府勒索。透過國共密商,中國同意台灣以中華台北名義,充當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已經讓中國嚐到宗主國的甜頭了。

現在,馬政府放棄提出申請加入聯合國案,卻有意參加聯合國氣候公約和國際民航組織,中國馬上宣稱「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的問題,可由兩岸透過協商尋求解決的途徑」,這不就是「國共密商、中國拍板」的世界衛生大會模式嗎?

民進黨縣市長邀請達賴來台,遭到中國猛烈批評。播放熱比婭的紀錄片,甚至邀請熱比婭來台,同為中國所不樂見。馬政府冷落達賴在先,也可能拒絕熱比婭於後,雖則討好了中國,但也一起斷送了台灣的自主性

問題是,馬政府愈聽中國的話,經濟愈倚賴中國,不僅台灣產業更為衰退,失業問題更為嚴重,實質所得更為下降,「唯共是從」的「兩岸協商」模式,也會讓台灣的國際人格喪失殆盡,所謂的「捍衛中華民國」亦將淪為笑話一則。

【摘要9.18.2009林俊宏/自由】一宗司法案件,就好像一個裝著湯的碗;案情內容是湯,而程序則是碗。倘若司法案件要公正,一來要衛生,二來的材質須合乎檢驗規定。碗,若是黑心商品,一遇熱,致癌毒物就溶出,流到湯裡頭;就算湯本來乾乾淨淨,這下也染了毒,完全「泡湯」了。

扁案,洪英花談論的是「碗」,她質疑,挑選「碗」過程有違程序正義不符「法官法定」原則;至於案情內容,也就是「湯」的部份,她一字未談。現在,司法部門想要禁止洪英花談論「湯」,洪英花很冤枉,因為她本來就沒有談論「湯」。

洪英花從「碗」的見解切入,是行使言論自由,而且也觀照到人權,照理說,馬英九應該要讚譽她才對啊!更好笑的是馬英九,昨天一邊教訓公務員要保障「人權」,一邊卻拿「司法倫理」指責洪英花,這不是自我矛盾嗎?

〔摘要9.18.2009林俊宏、楊國文、林嘉東/自由〕士林地院庭長洪英花,對扁案判決的「自始無效」論,遭到藍營人士圍攻,一名司法官昨天痛批總統馬英九在背後下「指導棋」,透過司法院來打壓洪英花,並暗指馬此種干預司法之舉,與德國納粹時代的作法無異。

此位不願具名的司法官,昨天引用德國慕尼黑大學講座教授許迺曼(Bernd Schunemann)的說法表示,「德國納粹時代的法律人選擇沉默,結果嚴重危害世人」、「在民主法治推動的過程,法律人絕不能裝聾又裝瞎,才不會淪為替政治服務,國家憲政運作才不致出現危機。」

這位司法官說,德國的法律學者早已在反省過去納粹時代的種種錯誤,難道台灣還要回到過去兩蔣威權時代,司法人甘願淪為政治服務的工具之一?國家憲法既然出現爭議,就應容許各種多元討論意見,「這樣才是民主國家的象徵。」

揚塵綜合法律事務所律師林宇文,昨天也表明認同洪英花論點,他表示,扁案於台北地院分案時,由幾位庭長開會後,逕將後起訴的「扁案」併給前案、審理「珍案」的蔡守訓合議庭,這種以行政命令方式換法官,牴觸法官法定原則,蔡守訓所組成的合議庭不是合法法官,所做出來的判決當然自始無效,洪英花法官的論點沒有錯。

前台北地院審判長、執業律師吳孟良表示,法官法定原則是審判獨立的核心,台北地院當初將有重大貪污及犯罪金額一億元以上的扁案,定位在金融專庭審理,抽籤分案後,由周占春審判長負責,就應該由他承審,即使北院後來以庭長會議的五位庭長決議更換法官,也不具代表性,應該是加上十三位審判長成員才對。

吳孟良也指出,庭長只是一個「行政職」,庭長會議的成員是所有十八個審判庭,包括五位庭長及十三位審判長組成,北院怎麼可以找五位庭長開個會,就決定審理扁案採「後案併前案」,此決議根本不具代表性,其做出的決定也頗有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