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台商被A數千萬 登報控訴中國

【摘要10.13.2009蘋果 徐珮君】昨天一封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的公開信,刊登在《聯合報》頭版下半版,登廣告的是住美國舊金山的台商彭太太。她昨天接受《蘋果》越洋電話訪問表示,她將自己在中國投資受騙過程公諸於世,主要用意在於提醒台商到中國投資務必非常小心,因為「處處是陷阱」。

彭太太的先生在舊金山開設「金門地毯與金門石材」公司,中國女子王萌20066月上門謀職,在該公司當了一陣子店員後返國。2007年初彭姓夫婦到中國投資,在王萌介紹下,於北京東南的通州,以2110萬人民幣(約9985萬元台幣)買下其實市價才約3786萬台幣的一棟樓,還被王萌詐騙約1162萬台幣。

王萌威脅她:「你只要到北京,我就找人把你勒死,丟進建築大樓的地基裡。」彭指當初和她簽約的建商王經理坦言:「你們這些帶了數千萬人民幣來投資的台商都是肉,我們這些在國內的人都是狼。」2008年底彭太太到通州法院提告,被判敗訴,理由竟是被告沒有出庭。

她也曾求助北京的國台辦,在門口就被擋下,有位孫小姐稱會將她的事反應上去,但音訊全無。廣告見報後,有名自稱中共常務委員的唐先生跟她聯絡,但無法證明對方真實身分。

陸委會副主委劉德勳昨表示,這起詐騙事件發生在對岸,要投訴須透過中國的司法系統,而且在廣告上具名的彭太太,也未透過海基會的台商系統請求協助。他建議只要台商有需要,仍可透過海基會的台商服務團,提供法律諮詢。劉也強調,未來會將台商投資保障協定,列為兩岸優先協商議題。

香港質變 重一國輕兩制〔摘要10.13.2009蘇永耀/自由〕香港的「一國兩制」已出現「質變」。中國清華大學副教授程潔,在英文雜誌「香港月刊」的「新政策的故事」指出,北京對「一國兩制」香港模式的執行重心,已有新政策,亦即輕「兩制」重「一國」。

程潔曾任人大常委會「基本法委員會」研究員,也當過港澳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有一定份量,其言論因而受注意。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十一談話對台重提「一國兩制」;美國紐約時報近期的評論,也憂慮台灣已經漸漸走向一國兩制。香港的變化正反映中國對台的政治盤算;陸委會在最新「港澳季報」刊出程潔觀點,藉此凸顯北京的意圖。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十一談話裡,對台灣重提好久沒聽到的「一國兩制」,還多加一句實現「完全統一」等敏感字眼。顯示馬政府這一年多快速傾中,讓北京有了更多併吞台灣的自信,政治腳步也更進逼。

最近美國紐約時報的言論版並有評論指出,台灣做為一個實質獨立國家的地位,已經慢慢接近香港的一國兩制了。台灣官方雖長期反對中國的「一國兩制」。但來自不同角度的觀察,都指出一項事實:馬政府這段時間的兩岸政策,並不在追求主權的獨立,反而將此當成議價的籌碼。

無論在世衛組織或聯合國的參與上,都成了半吊子。馬政府不是接受觀察員,就是只參加周邊機構,均非追求完全身分的會籍。這在政治意義上,就是主權的自我矮化;加上奉行一個中國,海峽分治的情況就像極一國兩制了。

若說港人因殖民地的無奈,而無選擇被迫接受中國的一國兩制,那馬政府則是降格以求,主動以政治換經濟,甚至這個豪賭的基準點,就是一國兩制;只滿足爭取比香港較高地位,無論在政治或經濟,香港模式變成交易的「低標」。但中國政策不會一成不變,說是一國兩制,但最後就是一國,哪來的兩制?

 

【摘要2009.10.13朱建陵/中國時報】大陸「六四」民運領袖之一、「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高自聯)第一任主席周勇軍,傳在去年九月入境香港遭扣留之後,被港府遣返中國大陸。周勇軍的女友、律師及香港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十二日在香港召開記者會,指控港府違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精神

【摘要10.13.2009蘋果】新疆烏魯木齊中級法院昨天上午公開審理第一批涉及新疆「7.5事件」的7名維吾爾人並當庭宣判,其中6人被依故意殺人等罪名,被判處死刑。學者認為,新疆事件不能光追究滋事者的刑責,政府也應負起責任。

對於7名涉案的維族人遭到重判,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表示,這再次證明,當局根本是「司法服務政治」,中國政府根本沒有誠意改善司法。他籲當局應允許被告聘請自己信任的律師,以及未來在公開審理時讓國際獨立機構觀查,若當局繼續用死刑、無期徒刑來對待接下來的審判,只會使新疆當地的局勢持續惡化。

中國中央民族大學維族副教授伊力哈木認為,新疆事件不能光追究滋事者的刑責,政府保護國民不力,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說,民族的不滿情緒靠壓制是難以解決的。中國政法大學客座教授王友金也認為,判決雖具有告誡作用,但要解決維漢矛盾,當局仍需從政策上改進。

李鈞震:

1.      國民黨來台灣的時候,有沒有坑殺台灣的中小企業、大企業?當然能坑就坑,盡量坑,不然就把它變成黨營事業,例如唐榮鋼鐵。

2.      國民黨的習性,中國高幹、地方官有沒有?當然有;國民黨知不知道中國高幹會坑殺台灣的中小企業?當然知道,同一個族群,有相同的習性。但是國民黨還是鼓勵台商去被坑殺,而且有很多坑殺行為根本就是國民黨跟共產黨合作,不然新光天地事件是怎麼發生的?

3.      台灣的大企業到中國去不怕被坑殺嗎?不怕,因為跟國民黨交手的經驗很豐富,知道怎麼賄賂官員而不會被查到,台灣的經驗剛好可以讓他們在中國發財,也讓中國的高幹一起發財。

4.      郭台銘、許文龍、高清愿,跟國民黨的交手經驗豐不豐富?非常豐富,所以他們很有經驗,用類似的模式一定可以擺平共產黨,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5.      台灣民主化以後,許多公共工程都需要公開招標,要跟許多人公平競爭,這會讓很多習慣國民黨文化的商人顯得很難適應,他們比較適應威權統治的時空環境,所以他們也很難適應歐盟或美國的社會,也沒有辦法到歐盟去發展事業。

6.      實際上,要把產品賣到歐洲最簡單的方法,不是到中國投資設廠,是到東歐去設廠,那邊的成本不會比中國貴,人力素質又比較好。但是為什麼台灣許多大企業不敢去?他們比較習慣跟有中國文化的集權統治者搞在一起。

7.      台商在中國被坑殺,這種故事每個禮拜都有,為什麼還是許多人樂此不疲跑去被坑殺?不是無知,也不是故意,是習慣的問題,習慣讓他們忍不住就要跟那一群人搞在一起,因此雖然被坑殺的風險很大,也樂此不疲。

8.      一個人要改掉壞習慣,比得諾貝爾獎還要困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