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0日 星期二

為何政治人物如此作假?

黨國變色龍193

【摘要2009/11/09 聯合晚報】吳敦義和「大哥」出遊,絕不是什麼值得嘉獎之事,但現在從吳本人到總統府發言人,人人煞有介事言必稱「更生人」,簡直慈眉善目。政府首長若真的那麼以關懷更生人為職志,大家跟著孫越叔叔去當義工算了!

話說民進黨這頭,爆料者人恆爆之,李文忠在民進黨中生代本來形象不差,現在為了選舉而攪入低下手段,自己搞得滿臉豆花。民進黨又再次團結地全黨撩落去,甚至搬出「有損黨形象」的大帽子要處分黃文君。至於江欽良本人公開演出道歉悔過,已無足輕重了。以上涉入這次事件裡的每一個人,有誰是完全誠實的嗎?有誰不是在演戲作假嗎?有誰能夠讓選民放心信任嗎?

政治本來就是虛偽的,但以往的虛偽還只在「假道學」的程度,以形式上的仁義道德維持住社會一團和氣,大家說謊作戲,好歹停留在規範底線附近。現在真是每下愈況了。現在有誰在意江欽良是黑是白?如今是「關懷更生人隊」和「我們有祕密證人隊」在對打,說不定還要把法院拖出來當裁判。這種假球,還想要觀眾繼續捧場下去嗎?

 

黑社會、黑政治、黑經濟的共同體 【南方朔 中國時報2009.11.10摘要】看過港片《五億探長雷諾傳》的人都知道,1970年代中期以前的香港,探長和警察他們參加到了賭、娼、毒每種行業,暴利的一部分則讓英國殖民官吏分享。這是個白道黑道的命運共同體

要對一個畸型的結構進行大改革,它不可能靠做秀,而必須付出代價。香港在肅貪掃黑後,才開始成為一個現代社會。最近的職棒打假球,以及吳揆與黑道大亨同遊事件,我們可以說台灣的黑道問題已到了不容只是淪為口水戰爭的時候了。最近職棒球員拿錢、拿車、收女人的新聞鬧翻天,這些球員儼然成了公敵,我則為他們抱屈。

當社會黑道猖獗,以潛在的暴力為後盾,給錢給車給女人誰敢不收?這些球員如果有罪,他們的罪只是「怯懦」和在畏懼下無法抗拒誘惑,更大的罪應該由那些不能使他們免於恐懼的政治人物來承擔。由黑道炮製出打假球事件,再加上吳揆出遊事件,已到了政府不容再把台灣社會擺著讓它爛的時候了。

從清朝開始就黑道盛行。漢人民間社會遂根據「自組織」的原則發展出龐大的幫派組織。如沿海的「洪門」,長江及江南運河地帶的「清幫」,西南的「哥老會」等等,這些民間社會和清王朝處於一種既矛盾但又並存的狀態。它們講江湖義氣,好勇鬥狠,乃是典型的灰道,視情況而變成白道或黑道。

由於它是民間社會最大的組織,「同盟會」和「興中會」在倒滿革命時遂與洪門掛鉤,而蔣介石在當權抗日時則和清幫結盟

1949年國民黨來台後,對地方幫派多半的時候則維持著一種合作共存的關係。這乃是長期以來台灣始終存在著極大的黑道勢力的原因。台灣經濟裡具有超高利潤的這個板塊,包括賭博、娼妓、批發及市場等,長程運輸業、砂石業、地下金融業、走私等,由於都需要以成幫結派,好勇鬥狠為要件,都成了黑道賴以成長的棲地。

當然更別說情治系統與黑道掛鉤,甚至出現「江南案」這種特例了。就像打假球案裡,即有情治人員與黑道掛鉤,插乾股分錢之事。從打假球到吳揆出遊案,都顯示出台灣黑道問題的嚴重性。假球問題不能只辦球員,不辦黑道。吳揆出遊事件,也不能只是一陣口水,然後用「我爛你也爛」這種招數,就讓它過去。

這些事情都透露出問題的根本仍是黑道。近兩年來台灣經濟不振,於是相對的黑經濟這個板塊遂開始日益發達,台灣的地下放貸公司增加了約八百家,賭博詐騙及民間典當業也都開始興旺。如果台灣再不針對反貪掃黑做出結構重整的大改革,只會讓台灣的黑化加深。

除貪與掃黑從來就是一體,它必須政治上無特權,司法公正而獨立,不能選擇性辦人辦案;必須改革白經濟,讓黑經濟沒有生存空間,一個社會只有在這方面大改革,才夠資格稱為現代社會。如果黑道氾濫,黑白一體,連當個棒球選手都要提心吊膽,這又算什麼社會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