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扁案的配角與共犯們

阿扁官司啟迪169

【摘要9.14.2009江雅綺 蘋果】小被告與大法官的法庭見證:一審中法院忽然換法官,這個問題還在釋憲中,但可以想見,若多數大法官認為合憲,日後被告永遠會心驚膽跳、恐懼法院天威難測。

而國務機要費案的共犯如馬永成、林德訓被判20年,相較其他涉案的扁家親友被判大概2年左右,法官審酌刑度差距若此,馬林二人必然有所不服而上訴。但上訴之後,就算此判決結果被高院駁回,原審法官並不會受到任何懲罰或彈劾。

且假設馬林上訴後,最高法院發回更審,此時就算更審法官再度自由心證重判20年,被告仍然無可奈何,只能繼續來來回回在不同的法庭流浪。卸下權力身分的被告們,所遇到的困境,正是你我一般小民也可能遇到的,在強調法官獨立而沒有監督或彈劾機制的法庭中,法官和被審判者處於相當不平等的位置,呈現著近年司法獨立之外,司法改革仍然不足的現實。

經過扁案,不管最後定案的判決結果,選民應該能逐漸體會民主就是「相信愛情,但常會遇人不淑」。對當年的陳前總統是如此,對今日的馬總統也是如此。任何人都可能在美好的外表下,漸漸腐敗。今日,司法對扁的一審判決結束了;未來,人民對馬的審判,才剛剛開始。 【英國里茲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從傑克遜案學到的一堂課【摘要9.14.2009郭峰淵 蘋果】做為一個藝術家,剛過世的麥可.傑克遜是非常獨特的。他的專輯《戰慄》開創了新的曲風及表演典範,至今仍是音樂史上最暢銷的唱片,使他的地位與貓王、披頭四並列。

傑克遜更透過音樂在歌曲中宣傳和平、傳達環保、關注社會,曾兩次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亦是全球藝人中捐助慈善事業最多的一位,也因此有千百萬人共同哀悼他的辭世。

可是傑克遜的獨特,也是他困擾的來源。身為一個有痛苦童年的黑人,他的形象、品味、格調迥異於同世代的音樂藝術家,這使他遭到很多的歧視、嫉妒及攻擊。他又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喜好跟未成年孩子相處,於是他在1993年被指控猥褻男童。之後的12年,加州檢察官史奈登一直要將他定罪,而許多的名嘴更喜歡嘲笑、醜化他。12年漫長的時間裡,傑克遜被媒體「獵殺」(witch-hunt),並被描繪成一個是鄙棄自己種族,漂白自己皮膚的「戀童惡魔」及「狡猾罪犯」。

試想,如果傑克遜生在道德醬缸與司法凌辱的中華民國,他可能將會死無葬身之地。怎麼說呢?因為他恐怕早被媒體妖魔化,而賦有公權力的檢察官則可以公然嘲笑他,法院也可以違憲的更換法官,或莫須有的將他羈押數月,就算沒死也剩半條命。

幸而傑克遜生在一個法治的美國。首先,在檢方拿不出傑克遜猥褻男童的證據,只能把他「醜化」成是一個酗酒、蒐集色情物品的戀童癖。而庭上證人供詞前後不一,其中證人的母親,更被揭發曾有詐騙的前科。因此,即使傑克遜已被媒體污名,使得近半數美國民眾也認為他應該有罪,然而最終法官亦根據美國法律判決其「無罪」。

在希臘神話中,代表正義的是海神(Proteus),以海水來象徵正義,凸顯了正義本身即是無常的本質。而當一個國家的法治機器,不再遵守程序正義,就變成了另一種非法正義,受害者將可能是全體國人。

中華民國監察院王建煊院長曾表示:「人權,包括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但是在中華民國的台灣人,卻為何還活在污名與凌辱的恐懼之中,而無法相信政府?一個國家的進步與否,不只是在科技或經濟的成就上,而更需要堅持基本人權及法治,這是台灣可從傑克遜案學到的一堂課。 【中山大學資管系教授】

李鈞震:

1.      台灣的法官、檢察官,素質比不上德國跟日本,為什麼?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知識水準太差。沒有法界人士敢否認,為什麼會造成這種結果?

2.      台灣的大學裡面的法學院教授,知識水準太差,訓練不出人才;台灣的法學學者沒有國際一流的大師,他們的寫的教科書也沒有辦法成為日本、德國大學的教科書,李鴻禧以及大法院裡的大法官,沒有國際學術地位,所以地方法院的法官與檢察官沒有知識水準,就變成理所當然

3.      台灣的司法官沒有知識水準,第二個原因,行政院、立法院、新聞媒體的知識水準太差。他們沒有能力判斷司法官的知識水準,因此,讓沒有知識水準的法官以為自己有知識。這應該是阿扁執政,最大的失誤。

4.      如果阿扁執政時,如果所有行政院的官員,都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級的學者,立法委員知識水準就不得不提升,沒有政黨敢找爛咖當立委。台灣的立法院,是台灣社會的亂源,這是全民共識,已經不需要民調。

5.      如果全台灣最有知識水準的人,都在行政院與立法院,那麼,爛法官就沒有生存的空間,爛檢察官就幹不下去,大家都只有一個想法,把學問準備好了再來當官。

6.      如果政府官員都很有學問,新聞媒體主管就會變成幼稚園小朋友,就活不下去,就不得不找專業、有知識的人來做,這樣媒體的亂象就可以解除。

7.      上梁不正下梁歪,立委與執政黨為什麼知識水準不高?因為社會大眾不好學,沒有水準。特別是台北市多數的市民,喜歡逛夜店,做事情不沾鍋、不負責任,對國土保育不關心,因此,就習慣性地選出跟自己同類的不沾鍋族群當執政黨,才會害死小林村七百條人命。可以說小民村是多數的台北市民間接害死的。

8.      台北市發生邱小妹妹事件,多數的台北市民認為,馬英九不用負責任;納莉風災,台北市內湖好多人死掉,多數的台北市民也認為,馬英九不用負責任;如今馬英九當總統又當黨主席,統帥三軍,不用在第一時間救小林村的村民,死傷數百人,多數的台北市民也認為,馬英九不用負責任。

9.      如果下一次的天災,造成台灣數千人死亡,多數的台北市民當然也認為,馬英九不用負責任。馬英九永遠不需要負責任,這就是我們選他的主因,我們希望一個不負責任的人來當總統,這樣台灣就會有全世界最不負責任的民族的國際知名度。

10.  全世界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民,都害怕不負責任的族群。這樣台灣人就會讓全世界的人都怕我們,台灣就會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同時,台灣的司法官,也成為全世界,令人最害怕的司法官。這樣多有尊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