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0日 星期日

多關5年獲賠 坐牢「年薪百萬」

侵犯人權44

【摘要9.20.2009聯合報╱王文玲】被判處無期徒刑的台北縣男子呂新生,服刑十三年後聲請假釋,獄方才發現當年訴訟程序「沒走完」,案子根本未定讞,高院重新審理,改判他八年徒刑確定。呂新生被多關了五年,獲得五百十三萬餘元冤獄賠償金。

呂新生當年因為沒錢,持菜刀到雜貨店搶奪一千一百零五元及五包香菸,砍傷老闆;昨天他說:「現在只想認真努力過生活,不想活在記憶裡。」刑事訴訟法規定,被告如果被判處無期徒刑,即使被告不上訴,法院仍應依職權送上訴;但當時二審庭長林丁寶(已退休)的合議庭沒注意,將呂新生案送交執行,執行檢察官也沒發現有問題,呂就這樣去坐牢了。

司法院決定,追究將呂新生發監執行的檢察官、法官及書記官失職責任,指示板橋地院召開「求償審議委員會」,研究是否向失職的二審法官、書記官求償;至於檢察官部分,則轉知法務部處理。

李鈞震:

1.      蔡守訓的同僚,知識水準果然非常地偉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板橋地方法院的法官知識水準,果然有目共睹。

2.      官逼民反,呂新生十三年前,找不到工作,搶一千塊,這是誰的錯?不就是當時執政者國民黨李登輝、連戰、蕭萬長、劉兆玄的錯嗎?國民黨不用負責任嗎?

3.      不用,台灣百姓都習慣國民黨,應該是不用負責任的政黨;他們如果開始負責任,台灣百姓會覺得怪怪的,生活不舒服。

4.      搶一千塊錢,不小心殺傷人,要判無期徒刑,當時的法務部長腦袋裝什麼?當時的司法院長平常吃什麼?當時的國民黨黨主席靠什麼維生?應該都是黃金萬兩。

5.      百姓搶一千塊錢,判無期徒刑,國民黨搶劫國家資源六千多億,變成黨產;同時國民黨黨主席謀殺陳文成、江南、林義雄家人,竟然黨主席都沒有事?這樣公平嗎?馬英九一定認為很公平,我們也很習慣他有這種看法。

6.      法官的判決書、檢察官的起訴書,百姓都聽得懂、看得懂嗎?如果百姓是客家人,法官的判決就應該用客家話,這樣才叫尊重人權,才叫尊重國家的主人。法官、檢察官老是用文言文,折磨多數的社會大眾,被冤枉了也不知道如何申訴,當時的公設律師,也沒有幫他申冤,真是爛成一團

7.      百姓,是國家的主人,百姓被冤枉的新聞,都沒有辦法上新聞的頭版頭條;上頭版的都是權貴做秀、娶嫩妻,社會怎麼可能會有正義?當然主要還是新聞媒體主管,習慣性地吹捧國民黨權貴,拍人家的馬屁,還覺得手變香了。

 

【摘要9.20.2009自由◎ 陳保源】

(一)審判並不是法官「實現其個人倫理價值」或「引據古文經典」的「文學創作」場合,是精準「適用法律」而讓受裁判者信服的戰場。

(二)即使是十惡不赦的罪犯,仍應堅守「程序正義」的底限,因為,「程序的公正」是否確保,是任何一個可能面臨審判的人,所共同面臨的,而不是只針對任何個人。

(三)因此,如果法官堅信扁案涉案者均係有罪,應堅守的:是透過法定的證據方法、法定的證據調查程序,以及公正的法院組織,讓受審判的對象,接到有罪判決後,無話可說;因為,法院是在保障了被告基本辯護權下的判決。

(四)幾乎所有的法律系學生所受到的訓練,都是:刑事訴訟法堅守的價值,並非「毋縱」,它正確的目的是「毋枉」;刑法的目的,並非「應報」,而是「預防」。

捨「程序的正義」,而用高標倫理價值,涉入司法個案的判斷,而在量刑上判處極刑,似已失去了法律基本價值。尤其是陳鎮慧的免刑判決,仍是有罪判決,與馬永成、林德訓所犯法條均同,一者有罪而免刑,一者分別判處二十年、十六年有期徒刑,量刑的極端差距,無法令人信服。

(五)比較能確保被告程序正義、也較能使人民信服的審判。

(六)對於無限期羈押的「重罪羈押」,嚴重違反人權及無罪推定原則,有高度的違憲疑義;在法院已為判決後,但未確定前,建議法院捨棄「合法的」但是缺乏「合目的性」的無限期延押,以求堅守程序正義的底限。(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學碩士,高考中)

 

【摘要9.20.2009蘋果】民眾檢舉違規的砂石車,板橋監理站何姓公務人員,竟洩露檢舉人的聯絡方式,給違規的砂石車業者,受害民眾抱怨,「真是不管別人死活」。對此,板橋監理站表示,負責處理的人員做法的確不妥,已口頭告誡。學者批,「太離譜」,應檢討改進。律師說,若檢舉人因此造成損害,可提國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