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西藏該如何正名

【摘要9.16.2009梁文傑 蘋果】台灣西藏基金會達瓦才仁先生曾說,在藏語中,藏人稱自己的土地為Bod「博」,根本沒有「圖」的音。所以「圖博」一說,其實並不與藏語對應。他認為,與其如此大費周章,使用新的名詞,不如就用中文已經使用幾百年的「西藏」。

確實如此,那麼這個在「博」之前的「圖」的音又是怎麼來的呢?元代蒙古人稱西藏為「土伯特」(Tobed)。蒙古勢力在明清之間對西藏政教的影響力很大,達賴成為西藏的領袖,就是出於蒙古人的支持,所以清代造亂的第巴桑結喇嘛也請清廷封他為「土伯特國王」,轉成英文就成了Tibet

「土伯特」顯然就是漢文舊稱「吐蕃」(tûbô)。據《舊唐書》,「匾病吐蕃,在長安之西八千里,本漢西羌之地也。其種落莫知所出也,或云南涼禿髮利鹿孤之後也。……禿髮為國號,語訛謂之吐蕃」,意即南涼的「禿髮」氏為「吐蕃」的開國王族,而「吐蕃」就是「禿髮」的轉音。

唐代《晉書》裡稱南涼的第三帝為「秃髮傉檀」,但宋代《太平御覽》則稱為「吐蕃傉檀」,可見在唐宋之間,「秃髮」和「吐蕃」同義。而據《魏書,源賀傳》,「禿髮」氏一族是後魏聖武帝詰汾長子疋孤之後。後魏為鮮卑族拓拔氏所建,所以「秃髮」實在就是「拓拔」。故清代考據學者錢大昕在《二十二史考異》中說:「秃髮之先,與魏同出,秃髮即拓拔之轉,無二義也」。

這樣看來,「圖博」、「吐蕃」、「秃髮」、「拓拔」皆為同義,而「圖博」之「圖」就是「拓拔」之「拓」。改西藏為圖博,依舊是在漢人的稱呼中打轉,還是漢人中心論。何況藏人並未承認其開國祖先源自鮮卑拓拔氏,這只是漢人史籍裡的猜測而已。

若真要尊重藏人自己的稱呼,或可將Bod譯為「伯特」。依聖嚴法師所說,Bod即為「佛陀」(Buddha)的音轉,梵語稱西藏為「僕陀」(Bhota),意為佛陀之國,最符合藏人的自我定位。也可將Bod單譯為一個「博」字。這雖然在漢語中有點彆扭,卻也符合兩個民族互相尊重的歷史。

吐蕃王國在最全盛時期曾與唐朝結盟立碑,碑文中即互稱「唐」與「蕃」、「唐人」與「蕃人」,顯見當時的藏人寧稱自己為「蕃」而不是「吐蕃」,而唐朝也樂於接受。「蕃」字在今日有很多人念不出來,轉稱為「博」是比較好的辦法。

不管是「伯特」或「博」,都比漢名轉英譯的「圖博」要好。但名稱向來只是小事,如果藏人爭取不到自己的地位,稱呼什麼其實是無關緊要的。 【台灣新社會智庫副總編輯】

 

【摘要9.16.2009杜念中】達賴喇嘛訪問台灣,雖然受到諸多限制,但還是造成旋風,在台為數不多的藏人也無比興奮。和亞洲許多國家相比,台灣對西藏和西藏人可說是相當友善。台灣也是最能接受西藏人的漢人社會。

離散在海外的西藏人大約有20萬,分居於許多國家,但宗教信仰和達賴喇嘛的號召,一直是維繫藏人社群團結和認同的重要因素。有人把西藏人和巴勒斯坦人相比,認為同屬天涯淪落人,但現在巴勒斯坦人的處境遠優於藏人。巴勒斯坦人建國可期,但流亡的西藏人連回到家園、高度自治的機會都非常渺茫。

雪域之外的藏人,主要集中在印度和尼泊爾。在印度西藏人受到保護,但是在尼泊爾兩萬名西藏人的處境,卻是每況愈下,令人憂心。尼泊爾與西藏接壤,自古以來就屬於同一個文化區有人稱之為喜瑪拉雅文化,藏傳佛教在尼國也有許多信眾,尼國境內的著名寺廟,有不少是藏傳佛教的經院。

1959年西藏發生反抗中國統治事件之後,許多西藏人逃亡到尼泊爾。冷戰期間,美國中央情報局甚至以尼泊爾為基地,向西藏發動游擊戰。數千名驍勇善戰的康巴族戰士,從印度移往與中國交界的馬斯坦地區,1960年開始他們由此向西藏派出情報人員和突擊隊,這個游擊基地直到1974年才被尼泊爾政府關閉。

過去北京不斷向尼泊爾施壓,但是每年總有數千名西藏人,越過喜瑪拉雅的重重險阻,翻山越嶺來到尼泊爾。這些藏人住在加德滿都和附近的難民營,保持著自己的文化信仰、生活方式和政治信念,尼國並不干預。藏人在尼泊爾久了,他鄉也變為故鄉。

20083月的西藏事件之後,中國對尼泊爾施加壓力,要求尼國嚴守一個中國原則,而且在尼國境內不准有反中的活動。尼國最近幾年政治動亂不止,毛派游擊隊最後聯合其他政黨逼垮王室。

尼國的毛派雖然和中國沒什麼關係,但卻是尼國反對印度的主要力量,非常符合中國的南亞戰略,所以在毛派領袖普拉查達擔任總理時期,中國積極拉攏尼泊爾,許與多項經援,但前提是西藏人不可在尼泊爾進行反中的活動。尼國配合中國,結果西藏人受到嚴重的打擊與歧視。普拉查達下台後,尼國政策並沒有改變。

尼國官員普遍腐化,借此機會壓榨西藏人,無故關閉藏人的店,任意搜索藏人住所,甚至毫無緣由逮捕西藏人。過去,尼泊爾是西藏人逃往其他地區的轉介國,西藏人到了尼泊爾後可以前往印度或者美國。但在中國壓力下,尼國已經封閉了藏人外移的渠道,甚且以遣返威脅藏人。西方人心中的香格里拉,現在變成西藏人的苦難之鄉。

上月底中國派了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天津市長張高麗率團訪問尼泊爾,這趟高層訪問的目的,除了穩固雙邊關係外,主要仍是強調尼國絕不可允許任何勢力,把尼國當成反華的根據地。

中國對尼國的政策一石二鳥,一方面壓制藏人,一方面強化雙邊關係以牽制印度。現在中印兩國已經在香格里拉展開拉鋸戰,以經援或投資來增加對尼國的影響力。處於兩霸之間,尼國未來能否漁翁得利、左右逢源,還在未定之天,但尼國的西藏人,已經成了中尼增進邦誼的犧牲者。

這些亞細亞孤兒,原本已是弱小無助,現在更是處境堪憐,連客居異鄉的卑微願望都可能成為泡影了。 【《蘋果日報》社長】

李鈞震:佛光山、中台禪寺、法鼓山、靈鷲山道場、慈濟功德會、馬英九,應該以實際行動,扶助《中華民國憲法》下的同胞。

沒有留言: